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法蘭西斯哥哥的煩惱



【米英】法蘭西斯哥哥的煩惱


法蘭西斯‧波佛諾瓦,現年二十七歲,事業小有成就,身邊處處美人,現在非常的煩惱,煩惱來源追根究柢的說,一切都是聖誕節的錯。

是因為聖誕節阻撓了店裡的生意?

不 不不,聖誕節一向就是蛋糕店的重點節日,今年亞瑟的促銷計劃「濃情蛋糕耶誕香氛」更獲得空前的成功,買蛋糕搭配單次用量特製小香水的平價套裝銷售,完全擊 中腕囊羞澀平日上學又不能太高調,卻想在平安夜和情人度過浪漫佳節的女學生的心,店口天天排著青春洋溢的水手服長龍,但此等美景法蘭西斯卻無福消受,因為 月初塞爾什就義正嚴詞的表示:本姑娘近五年來都是陪蛋糕過聖誕假期,今年誰都不能阻止我和我達令的甜蜜蜜南島之旅!!身為一個體恤下屬的店主,法蘭西斯只 好忍痛批准假單,然後整天在烤箱和收銀機之間忙碌來回,過著埋首在麵粉和零錢中焦頭爛額的日子連搭訕調戲女學生的餘韻都沒有了。

所以是因為店裡太忙所以心情不好?

這也不是主因,因為在亞瑟連續三天11點才離開店裡,早上七點就來開門,掛著黑眼圈勉強打起精神準備配香水之後,第四天店裡就多了個自告奮勇的臨時工,阿爾弗雷德‧F‧瓊斯。

阿 爾是個效率驚人的可靠小夥子,雖然在算錢上有點大手大腳(不過這個部份可以讓亞瑟專職處裡所以不是大問題),但是在搬重物、商品介紹、商品上架、打理衛生 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雜務上阿爾弗雷德就像內建雙核心CPU一樣神速,幾乎可抵上兩個人的處理速率,法蘭西斯終於可以用等蛋糕烤好的空閒,悠悠哉哉的像平常 一樣坐在他最愛的高腳椅上笑咪咪的看著店裡喝咖啡。

店裡人手問題解決,生意又興隆,那法蘭西斯有甚麼好煩惱的?

哥哥很煩惱啊!超級超級的煩惱阿!處在地獄深淵般生不如死的煩惱啊!!

這樣說可能大家不是很能理解法蘭西斯哥哥的煩惱來源?那我們請本人親身示範一下。

現 在是下午三點半,屬於粉領上班族翹班時間結束要溜回去坐著等打卡,女學生們尚未下課還在教室裡發呆的空檔時段,店裡尚只有零零星星不在法蘭西斯守備範圍內 的家庭主婦帶著孩子選蛋糕,櫃台邊的亞瑟有些無聊的撐著臉彎腰靠在收銀機旁不知在發呆還是打瞌睡。不過,對哥哥而言小亞瑟的精神狀況不是重點,小亞瑟包在 禁慾系黑長褲裡現在翹在椅子邊的可愛小屁股才是誘人的焦點!!

近在眼前佳餚不去品嘗絕對有愧於法蘭西斯的美食家之名阿!

所以哥哥伸出了魔鬼的左手,指尖現在距離目標兩公尺、一點五公尺、一公尺、80公分、50公分、30公分…嚇阿阿阿啊!!!!!!

眼 明手快迅速抽手,總算保全了以後吃飯的傢伙,法蘭西斯驚恐的瞪著牆上原長十公分現在只剩五公分露在牆外的叉子,內心無言的慘叫:阿爾雷德你是吃什麼長大的 哥哥的店蓋時可沒偷斤減兩是貨真價實的鋼筋混凝土牆為什麼你還能像插布丁一樣讓支叉子陷到只剩下個叉柄在外面重點是那柄叉子只是『PE塑膠叉』不是奈米合 金叉阿!!

「阿爾你在做什麼啊?」完全沒有查覺到身後差點發生的慘案,亞瑟不明就底的回過頭。

「哈哈,H ERO在放叉子不小心手滑了攸~☆」無辜的眨眨眼,阿爾弗雷德笑的既純良又無害,轉身聳聳肩把裝好的蛋糕遞給櫃台前雙眼發光一臉崇拜的雙馬尾小女孩:「好 啦,這是你的蛋糕攸,歡迎下次光臨☆!」,燦笑著的金髮小夥子完全就是一副「我剛剛只是把叉子掉在地上」的沒事模樣。

說謊啊!騙人啊!! 貨真價實的睜眼說瞎話啊!!要是剛剛哥哥的反射神經晚了這麼0.5秒法蘭西斯特製楓香臻果蛋糕就會變成絕響,哥哥就要去區公所領傷殘手冊回老家種葡萄了 啊!哥哥可以用下半身的玫瑰做擔保,那叉子明明陰險又狠毒的瞄準了哥哥的手腕!!小亞瑟你快點來替哥哥評評理啊!!法蘭西斯用哀怨的眼神嚴重控訴著。

「真是的…你也小心點阿…法蘭西斯你這是什麼鬼表情,他掉了隻叉子你也不致於整個臉扭的跟狒狒一樣吧?一隻塑膠叉子又沒多少錢。」

「…沒什麼…哥哥只是突然好覺的這牆角好適合種磨菇…。」





現在是下午五點半,絡繹不絕的客人開始湧入,店裡充滿著女孩子含笑的姐妹掏竊竊私語聲,一眼望去盡是OL套裝和水手服相映成趣,果然是一 派賞心悅目的好風景,忙著結帳的小亞瑟專注的聽著客人的話,露出紳士笑容說「您好,請問需要什麼。」嘴角微彎的樣子也好可愛呢~~讓人好想在他耳朵後面吹 口氣看他害臊的紅著一張臉的樣子攸~~~

主意打定,法蘭西斯壞笑著向前跨了兩步,忽然渾身一顫的僵住了身。

科學家說過, 人類和動物的不同點就在於人是一種會記取教訓的動物!身為一個人類,在三天內經歷過八次的暗殺性死亡威脅後總是會學到點乖,所以法蘭西斯非常謹慎的轉過 頭,另個角落的阿爾弗雷德正快速的把草莓奶酪們一個個在架上排得整整齊齊,接著又拿出另一盤剛做好的提拉米蘇準備上架。

哼哼,很好很好,可怕兇猛的警衛犬正在忙,親愛的小亞瑟哥哥來啦~~

就 在法蘭西斯興高采烈的一個轉頭,準備朝藏在沙金色短髮裡的粉嫩小耳垂前進的瞬間,眼前赫然多出一個抵在鼻尖的提拉米蘇,經過這三天的訓練法蘭西斯已經獲得 非比尋常的反應能力,視神經直接瞬間連線到膝關節,猛力煞車的側作用力讓他整個人差點要往旁邊摔,臨危一刻法蘭西斯爆發出他長年躲拳頭躲出的舞蹈天分,非 常華麗的轉了個圈避開摔個四腳朝天的命運。

歐,多麼優雅又了不起的動作,哥哥我其實是芭蕾舞的天才呀!!

「阿爾你在和法蘭西斯跳什麼愚蠢的印地安求偶舞阿?」

「亞瑟好過分!H ERO才沒有要跟變態大叔跳舞!H ERO只是剛剛發現這個提拉米蘇上面的巧克力片掉了,要把瑕疵品退還給廚房攸☆!」

哥哥我拿出來前明明確認過每個提拉米蘇都是可愛又完美的!那塊巧克力片是被你吃了吧!?況且拿蛋糕給人直接湊在別人鼻子上擺明就是要等著哥哥撞上去一臉蛋糕屑吧?!還有重點是你是怎麼在三秒內瞬間移動到哥哥背後的??!!

「法蘭西斯你有空跳舞還不如來這裡幫忙裝袋,後面的女士已經等很久了。」亞瑟不耐煩的皺起眉頭。

「哥哥這就來了…」「哈哈,這種時候一切交給H ERO準沒錯!我看大叔就去負責補貨就好啦,現在我們需要S號的紙盒和提袋,還有『羅蘭情愫』只剩5罐了也一起補一下吧!」阿爾弗雷德的眼睛遮在反光的鏡片後,輕快的語氣和他散發出的殺氣完全不是同個領域的等級。

「…呃、哥哥這就去拿…」



現 在是下午七點,本日蛋糕再度銷售一空,看著阿爾輕輕鬆鬆把等身大的立牌(樣子是拿著朵玫瑰的法蘭西斯電力滿滿的瞇著眼,旁邊寫:對不起喔,哥哥今天沒辦法 招待你們摟,迷人的小貓咪們請明天早點來跟哥哥約會攸~)搬到櫥窗邊立好,法蘭西斯的煩惱程度已經達到一個全新的高點。

嗚嗚,30公分,兩天以來哥哥最接近小亞瑟的距離就只有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30公分!!蒼天阿、大地阿、世道不公阿!!為什麼哥哥這個聖誕節如此的勞心勞力卻連一點平時的小慰藉都沒有了?!這根本就是海陸空全面戒備連一瞬間空隙都沒有的銅牆鐵壁式防護網啊!!

腦海中具現出一座有著呆毛和眼鏡的饅頭狀鋼鐵要塞,藍色大眼冒出死光在自己眉心對焦,然後十八門大小不等火砲喀拉嘎拉的瞄準在哥哥寶貴的玫瑰花上,法蘭西斯被自己旺盛的想像力嚇出一身冷汗。

小 阿爾你一定是在亞瑟身上裝了多功能監視器附帶復脈衝高敏雷達,然後在自己身上安裝高效接受器而且還有腦電波警示功能對吧??屋阿阿~~~~哥哥我最討厭玩 高科技的死知識份子了!!你是哪時偷偷改造可愛的小亞瑟了!!一定是趁(逼~)的時候偷偷裝在小亞瑟粉嫩的(逼~)裡面對不對!!

「法蘭西斯,來儲藏室幫我找一下鈴蘭香精!」

「耶?小亞瑟你的東西不是一向分門別類收的好好的還貼上標籤?怎麼會找不到?」會不會是一整天忙昏頭所以小亞瑟眼花了沒看到…走到店後,法蘭西斯推開儲藏室微掩的門。

「小亞瑟~哥哥來搂~~耶?人呢?」奇怪的四處張望,法蘭西斯聽到身後傳來喀的聲音,一轉頭,站在門後的亞瑟正把門給鎖上,低著頭朝他走來。

咦?鎖上的兩人密室…這難道是要製造咱兩人獨處的機會!歐歐,親愛的小亞瑟哥哥就知道憑那個毛頭小子是滿足不了你空虛寂寞的心靈和身體的!!沒錯!快點撲進哥哥的懷抱,讓哥哥好好做個完整的全身檢查,看看小阿爾有沒有在你的(嗶~)和(嗶~)上做手腳攸~~(心)

正當法蘭西斯準備給逐步靠近的亞瑟來個感動的裸奔來表示對他滿滿的愛,眼角餘光忽然喵到亞瑟左手上的一抹銀光。

咦?這長度看起來很像哥哥心愛的蛋糕刀…

「該死的紅酒混帳,他媽的你是活膩了是吧?」一把揪住法蘭西斯的衣領,亞瑟兇神惡煞的瞪著他,危險的兇器結結實實的抵在他下巴。

「哇阿阿~~~~小亞瑟你別這樣啊!!」嗚嗚,殺人未遂也沒說要跟殺人一樣判死刑的阿!!哥哥過去整整72小時以來都只能意淫而以連你半根頭髮都摸不到只是想想不犯法吧!!

「你以為老子都沒有注意到嗎?我忍了你兩天可法蘭西斯你他媽的今天實在太超過了!!」法蘭西斯痛哭流涕的發覺靠在喉頭的刀身一轉,刀鋒正抵在一跳一顫的頸大動脈旁。

「不是這樣的啊!!哥哥對小亞瑟的愛十年如一日,這三天來絕對沒有任何的改變啊!」

「誰希罕你的濫情了,你這無節操的混帳一天到晚盯著阿爾看是怎麼回事阿!?」

耶?!!不…不是這樣的吧…「小亞瑟你誤會了阿!!這是天大的誤會啊!!」立刻淚眼汪汪的辯白,法蘭西斯滿肚子的冤屈。

哥哥明明對那隻黃金獵犬一點興趣都沒有阿!!親愛的亞瑟公主你怎麼可以因為勇者和惡龍纏鬥太久而誤會哥哥暗戀那隻可怕的警衛犬!!

「法 蘭西斯我嚴重警告你,如果再讓我發現你那雙狗眼敢黏在阿爾身上,老子就捲走你所有的現金珠寶房契地契,然後一把火燒了你這鬼店,再去法院按鈴告你妨礙風化 付上四十份你在各大旅遊勝地裸奔照,順便加告你職場性騷擾,告到你身敗名裂一文不值睡街頭被認出人家還要吐你兩口口水!!」

「嗚阿啊!!小亞瑟你不能這麼狠心啊!!」好可怕阿!!這實在太真實太可行的讓人從腳底一路冷顫到頭皮阿!!這比小亞瑟照三餐威脅的五馬分屍開腸剖肚或是挫骨揚灰灌水泥丟多佛海峽都還要可怕好多倍阿!!

「哼,看在你這個月薪水還沒發的份上我先饒過你這次。」沉著臉鬆開手,亞瑟維持著殺氣滿滿的不良紳士模式走到門口,忽然一個轉身對法蘭西斯露出一個堪稱明媚的微笑。

「所以你就好好在這裡面反省反省吧。」如果法蘭西斯沒有聽錯的話,那喀的一聲應該是門被反鎖的聲音。





「亞瑟的動作好慢阿…H ERO早就收好了說…。」靠在街燈上的阿爾弗雷德立起了身。

「抱歉阿,剛剛被法蘭西斯纏住…奇怪、遙控器故障了嗎…」面帶歉意的向嘟著嘴的青年點點頭,亞瑟不太熟練的操作著鐵捲門。

走上前用力拉下卡住的鐵門,阿爾漫不經心的說:「怎麼今天是亞瑟關店?變態大叔呢?」

「…他從後門先回去了。」亞瑟表情平靜。

「哎?原來這間店有個後門阿,怎麼H ERO這三天都沒注意到?」

「法蘭西斯的店裡不可解釋的靈異現象可多著了…你真的這麼想知道?」亞瑟挑眉。

「嗚阿阿~~~H ERO不想聽!H ERO一點都不想知道啊!!」一把抱過亞瑟略為嬌小的身體,死命把臉埋在對方脖子上磨蹭,比起害怕這動作更像在撒嬌。

「別在大街上做這種丟臉的舉動!!」用力推開孩子氣的戀人,低著頭快步往公車站牌走去,亞瑟連耳根都紅成一片。這絕對不是害羞,只是天氣太冷被凍出來的!

無所謂的聳聳肩,阿爾輕鬆幾個大邁步跟上亞瑟,自顧自興高采烈的開口:「亞瑟我們聖誕節去玩吧!H ERO可以請客喲☆!」

「喂, 先說好我今年可絕對不要陪你去市中心公園耗一整天然後吃頓麥●勞當聖誕大餐!」對去年的慘痛遭遇記憶猶新,亞瑟氣憤的瞪了身邊的小夥子一眼。雖然最後阿爾 安排了浪漫的平安夜節目和隔天一系列有的沒的聖誕尋寶活動,其實那個聖誕節過還不差…好吧,其實是非常令人感動,但是兩個大男人平安夜無所事事餵了一早上 的鴿子怎麼想都讓人生氣啊!

「哼哼,H ERO怎麼會做這麼沒有創意的事!」趾高氣昂的翹起下巴,阿爾得意的說:「H ERO今年要帶亞瑟去加利福尼亞度假喲☆!」

「啊?你那來這麼多的機票錢和旅館費阿?」疑惑的回問,亞瑟忽然驚訝得睜大了眼:「你千萬別跟我說你預支了你明年的學費!!」

「H ERO不會做這麼沒有遠見的事情拉,這是我上次去中華餐館吃飯時摸彩摸到的,可是了不起的頭獎攸☆!五星級大飯店豪華旅遊套卷!觀光運動食宿全包☆!!」

「王 老闆今年的頭獎居然不是一百張中華什錦炒麵兌換券?還真是大手筆阿…」加利福尼亞嘛…真是不錯呢,先去優勝美地(Yosemite)看看瀑布和雪景,感受 直聳入雲的參天古松,和層巒疊翠松林間白雪壓頂的巍巍群山,然後阿爾一定會喜歡北太浩湖(North Lake Tahoe)的滑雪場,比起中規中矩的雪板(ski),他鐵定會選擇帥氣的雪地滑板(snowboard),然後站在坡頂上身體一壓,滑進如鑽石般閃閃發 光的鬆雪中,幾乎沒有任何阻力就像是踩著肥皂在溜冰似的迅速滑下,滑板磨擦著雪地極細微的刷刷聲,有如保時捷引擎熱機時隨時爆發的低吟,單邊側滑畫出一道 拋物線的雪痕,雪鏡後是一個比反射在雪地上的陽光還燦爛的微笑……呃!我、我才沒有覺得這樣的阿爾很帥攸!

「哈哈!所以我們明天一大早就要出發啦!亞瑟不要太興奮,今晚要好好睡攸,不然年紀大了又睡眠不足很容易暈機哦☆!」

「不要說的一副好像我是沒坐過飛機的鄉巴佬…等等!你說明天一大早就要出發?!這樣怎麼來的及準備行李!這可不是隨便套個T-shit就能做的運動耶!」你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的把人丟到雪地去啊!我還沒去買好滑雪衣雪鏡和手套耶!

「耶,不用啦,我們可以隨便穿個拳擊短褲或是海灘褲到時候再去租裝備就好啦☆!」

「誰會跟你一起只穿條短褲去滑雪阿!!不會看氣氛也有個限度吧!這可是會被凍死的!!」

「哎?H ERO沒說我們要去滑雪阿。」搖搖頭往口袋摸了摸,阿爾拿出兩張『加利福尼亞海岸沙灘酒店』的旅遊套卷,指著印在上頭腳踩衝浪板俯衝在浪花上的古銅青年,認真的說:「我們是要去衝浪喲☆!」

「見鬼了誰會在這種該死的下雪天還去冷的要命的海水裡翻滾啊!!」

「哈哈!這樣都不會有人來跟H ERO搶浪超棒的對吧☆!」完全誤會了的爽朗燦笑。

亞瑟無可奈何的扶著額。「唉…就不能晚點去嗎?厄、明年夏天我說不定會有空…別誤會,我沒說會特地為你空出時間歐!!」

「不行阿,套卷的使用期限只到今年12月31日呢。」阿爾指了指背面的使用期限。

王老闆真有你的,我就知道今年的禮物這麼好其中一定有鬼阿!!亞瑟憤恨的瞪著那排小小的黑字。

兩人停在公車站牌前,瞄了瞄臉色陰沉的亞瑟,阿爾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耶…亞瑟真的不想去嗎…但是H ERO已經訂好了機票說,預備給亞瑟買聖誕禮物還有H ERO打算買新夾克的錢全都透支在裡面了耶…」

「唉…除了衝浪我們還能做些別的事吧?比方說在飯店SPA或去他們的酒吧甚麼的?」嘆了口氣,亞瑟發現自己永遠無法在阿爾可憐兮兮垮著臉時拒絕他的要求。

「亞瑟禁止踏入酒吧攸,H ERO可不想在吃完浪漫的燭光大餐後還要照顧一個醉鬼,SPA倒是可以好好考慮…H ERO昨天研究了他們的網頁,現在飯店有推出聖誕限定的檜木精油SPA喲☆!」

「檜木精油…這樣不就SPA完全身聞起來像個剛做好的書櫃一樣?」

「反正亞瑟本來就是書呆子,這樣挺合適的不是嗎…好啦,亞瑟別瞪我,H ERO其實比較希望你用玫瑰精油,這樣躺上去的時候和照片上那張King size玫瑰大床比較搭…哇!亞瑟你別跑啊!」

「我不想跟你這個變態坐同班車!」羞紅著一張臉,亞瑟奮力的衝向下一個站牌。

「…就算亞瑟你拖著貧弱的身體先跑到下一站到最後還是會跟H ERO搭上同一台車阿…」輕輕鬆鬆追上穿著米色風衣的身影,把人抱個滿懷,阿爾好笑的在通紅的耳根上吹氣。

「跟你說過了不准沒事吹我的耳朵!!」

「阿,抱歉。」阿爾的表情是一臉的純良。「H ERO只是忘記亞瑟的耳朵太敏感一吹就會…」「嗚阿啊!阿爾弗雷德你究竟是要丟我的臉到甚麼地步,唸一堆書念到連廉恥怎麼寫都忘了?」一把摀住阿爾的嘴,亞瑟恨不得現在地上有個洞可以讓他鑽進去。

「H ERO記得阿,要不然回去H ERO可以沾蜂蜜寫在亞瑟的肚子上給你看?保證一個字母都沒有拼錯喲☆!」

「…倒底是現在年輕人的理解模式都很奇怪,還是我真的老了…」亞瑟無力的扶著額,一向精明的他似乎忘了思考還有『自己的戀人是個偽KY以看他臉紅為樂』的這個可能性。

站在站牌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著明天的行程,出發時間等等瑣碎的細節,溫暖的街燈照的街頭巷尾都洋溢著濃濃的耶誕氣氛,一向神色匆促的行人們表情似乎都和煦了幾分。

裝 做在認真尋找公車的身影,阿爾漫無目標的眺望著往來車陣,身體卻不著痕跡的向右靠去,右掌小心翼翼的挪到亞瑟左臂後方,悄悄由內側握住身邊人的手,亞瑟精 巧的手指包在羔羊皮手套裡,隔著自己厚暖的兔毛手套讓阿爾無法感受到平時的骨節分明,卻多了一分綿軟的手感。發覺亞瑟沒有掙脫的打算,偷瞄了一眼身邊看來 正在出神的戀人,阿爾眼尖的捕捉到那不敢注視自己的綠眸中漏逸出的羞靦。

嘴角揚起一個微笑,阿爾把視線轉到紛流的車潮上,掌心收攏,天藍色的毛茸茸手指鑽進淺褐色的羊皮指間,感受到對方指關節微微向上使力勾住自己的手背,滿滿的暖意瞬間從相觸的掌心散佈到四肢百骸,於是,H ERO不甘示弱的回握住,然後,十指相扣。

< end>



……..
……………….
…………………………等等!!就這麼結束是怎麼一回事?!哥哥不服氣啊!!這兩個小壞蛋無視哥哥的店長威嚴直接翹班先不說,小亞瑟你度蜜月去之前也好歹放哥哥出來啊!!(by 寒風中啜泣的法蘭西斯哥哥)


==================

哇哈哈 誰說魔頭寫不出虐文的?看看這裡面哥哥被我虐的多慘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