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6


正當亞瑟暗自思量著這似乎是他搬到這城裡一年多來最有趣的一場下午茶會時,一直不知道被帶去哪玩眉兔忽然氣鼓鼓的跑進了花園,後面跟著一臉不知所措的黃金獵犬。

「亞瑟、亞瑟!你為什麼要生氣啊?」米犬滿臉無辜的湊近眉兔,但兔子只是生氣的嘟著嘴用力撇過頭去,綿絨垂耳軟軟的甩了米犬一巴掌。

「阿爾你做了什麼?為什麼把人家弄生氣了?」看這副樣子應該是自家寵物的錯,亞瑟也稍微板起臉來。

「我沒有阿…」垂著短絨的金毛耳朵,米犬口氣相當委屈。「亞瑟明明就贏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還是不高興。」

「剛剛那不算!!我才不用你讓我!我明明都快找到放絕招的訣竅了,不用你讓我一定可以贏!」一直繃著臉的眉兔忽然生氣轉過身來,粉嫩小臉氣得通紅。

「我…我沒有讓你拉,是亞瑟真的有變厲害!」米犬語無倫次的想解釋。

「你騙人!你之前每次都是從一開始就直接猛攻,哪有可能忽然乖乖站著隨便我打然後明明血快沒了還自己衝上來接我的絕招!你這隻討厭的笨狗笨狗我再也不要跟你玩了!!」眉兔的森色翠眼開始泛著水光,米犬越是手忙腳亂的想辯解,越是引的碧潭淚波淋漓甚至隱隱有奪眶而出的趨勢。

「嘿,帥氣的阿爾小朋友,H ERO可不可以問一下你們在玩什麼啊?」

急的自己也快哭了米犬小聲的回答:「玩快打旋風(Street Fighter,香港譯街頭霸王)…」

「咦?不會吧?這可是老古董級的遊戲了耶!H ERO上小學之前就不流行了說!!亞瑟這該不會是你小時候玩過的卡帶吧…」

「嚇、哼…那又怎樣,快打旋風是經典!小孩玩這就夠了啦。」亞瑟舉杯一口喝盡杯中的紅茶,好似要掩飾自己的窘迫般用茶杯遮著臉。

「雖然H ERO也覺得你家不會有Will或是Xbox 360,但是紅白機這種可以都進博物館的遊戲機居然還能拿出來給小孩玩,H ERO是不是應該逆向思考一下佩服亞瑟你保養機器的實力呢…」

脹 紅了臉,亞瑟一時不知該做何反應;似乎查覺到主人的尷尬,米犬暫時放下哄騙眉兔任務,跑到亞瑟身邊,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阿爾的眼鏡義正嚴詞的說:「不准你 潮笑快打旋風!!快打旋風明明很好玩!!而且亞瑟用Cammy可厲害了,你一定兩三下就會被飛空加農踢打中,然後被他騎在肩膀上絞斷脖子直接KO!」

「喔,原來亞瑟那麼厲害阿,真是了不起的大腿…」阿爾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盯著亞瑟的西裝褲嘖嘖點頭。

喂、這是甚麼莫名其妙的斷章取義了?別用那種研究市場大拍賣白菜的眼神盯著我的大腿!

正當亞瑟皺著眉頭準備抗議這疑似性騷擾的視線,阿爾忽然豁的一下站起身,眼神愉快躍躍欲試的說:「那H ERO也去玩玩看吧,其實H ERO玩起Ken來可是很強的喲☆!」

「咦?你不是沒玩過?」米犬一臉懷疑。

「嘿嘿,H ERO可是W大學二次元Master本田菊的嫡傳弟子,什麼上天下地稀奇古怪的遊戲都絕對難不倒H ERO☆!」阿爾得意的笑的一臉挑釁。

「哼,別小看快打旋風了,我才不會輸你呢!」米犬同樣回敬了一個嘶牙裂嘴的狠笑(不過孩童圓潤的輪廓做出這表情在亞瑟眼中看來實在挺可愛的)。

目送兩個一大一小的格鬥家(??)眼裡冒著火花摩拳擦掌的走進客廳,亞瑟端著杯子望向坐在身旁的眉兔:「你不去觀戰嗎?你的主人要幫你報仇去了呢。」

「我才不要理那兩個幼稚的傢伙。」個頭小小的兔子老氣橫秋的撇了撇嘴。「我可是要來喝茶的。」

「呵,這麼說也有道理。」拿起茶壺,亞瑟正打算替眉兔的茶杯添茶,兔子卻不知從哪裡拿出了個白瓷小杯,細聲的說:「請問…可以幫我把紅茶裝在這裡面嗎?」

「阿,可以攸。」壺身微傾,亞瑟好奇的觀察著小客人自己帶來的茶杯。大約10公分高的白釉瓷杯恰是眉兔捧在手上剛剛好的尺寸,杯身細看其實有點凹凸不平,杯口隱隱約約是個歪口水滴型,雙耳提把還一大一小,杯面上用簡單的黑線畫著個戴了眼鏡還長著朝天翹呆毛的團子。

「嗯,這是個很…特別的杯子攸,手工做的?」這怎麼看都不是店裡敢擺出來賣的東西阿。

「嗯。」 兔子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拎著提把將杯口湊近嘴邊吹了口氣:「本來阿爾剛帶我回家的時候不知道跟誰要了一套舊玩具杯,可是用它們泡茶的時候會有怪味,塑膠杯 還會變的軟軟的,阿爾就把它們全丟了。後來我都用他的不鏽鋼杯泡茶,然後我有一次拿不住杯子被燙到之後,他就用了好多關係拜託鄰鎮藝術大學的學生借窯給 他,然後燒了這些給我。」

「所以他不只燒了這個茶杯?」

眉兔盯著杯子努了努嘴:「他弄了一整套十七個,然後每個杯盤上頭 都畫了這隻看起來好笨的團子,每個表情還不一樣攸,你如果看過茶壺上那個呆笑的胖團子就會知道那些團子大軍一字排開有多可笑…真是的,拜託那個專攻陶藝的 學生順手做個小杯子不是又快又簡單?幹嘛還自找麻煩自己跑去做,大清早就失蹤,耗了一整天搞到三更半夜才回來,弄的指甲縫裡全是泥巴連頭髮眼鏡上都有泥 點,那副樣子一點都不HERO根本就拙的要命我才不會覺得很感動…」

亞瑟想像著金髮小夥子樂呵呵的拿出自己做的不甚精緻茶杯們時獻寶般的表情,還有只為了每次能帶回幾匙高級茶葉硬是去中規中矩大飯店打工的傻勁,不由得輕笑出聲:「其實瓊斯同學是個很溫柔的主人不是嗎?」

「才不是呢…」眉兔低著頭,長長的垂耳遮住了他的臉頰:「…阿爾只是個笨蛋而已,是個明明養自己就很辛苦了,還多養了一隻麻煩兔子的大笨蛋。」

「我想,他一定從來不覺得你很麻煩攸。」

默默的喝著茶,眉兔沒有回答,亞瑟也不怎麼在意,一人一兔就這麼靜靜坐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直到廝殺告一段落的一人一犬又回到花園,已經是夕陽微微西斜的時分了。

「…春麗哪可能用出對空跳踢你騙人!」米犬兩眼放光表情驚訝。

「真的啦,本田有跟H ERO提過,這可是春麗三十年來的獨到密技,上上下下左右右左BABA,四代都沒有變過的超強輸入攸!」阿爾則是一臉認真。

「你們最後分出勝負了嗎?」亞瑟好笑的看著熱烈討論的一大一小。

「這個嘛,可以和H ERO打成平手也算阿爾小朋友很有本事瞜。」阿爾瞇起眼,擺著手聳聳肩。

「才不是平手,是十二勝十一敗七平手!所以應該算我贏!」米犬鼓著臉反駁。

「前兩場是H ERO熟悉操作用的,不可以算數攸~~☆」

「要不然我們再比一場!這次我要用Cammy打敗你!」米犬作勢又要拉著阿爾回客廳。

「不行攸,H ERO的本周挑戰額度已滿下次預約請早阿,這次H ERO的正事都還沒做呢,下禮拜再來陪你玩☆!」搓搓金色的小頭顱,阿爾走近瞇著眼喝茶的眉兔身旁。

兔子轉頭看著主人困惑的眨眼,亞瑟注意到眉兔手裡一直捧著的團子小杯不知何時悄悄換成了彼得兔瓷杯,兩隻兔子湊在一起畫面莫名的可愛。

笑 嘻嘻的直接把兔子從腋下抱起來,阿爾完全無視眉兔驚慌的大喊:阿爾你這笨蛋是要做什麼快放我下來!的慘叫,自顧自的坐定後把掙扎著的眉兔安放在自己大腿 上,然後認真的摸了摸眉兔的頭(同時再度忽略兔子努力伸到頭上想撥開肆虐大掌的粉嫩小手,和細聲的抗議:笨蛋阿爾你把我的毛都搓亂了,不要再摸拉!)。

把兔子紅撲撲的臉蛋埋在自己懷裡,輕撫著他綿軟的垂耳,阿爾弗雷德緩慢而清晰的說:「親愛的亞瑟我絕對不會拋下你一個,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亞瑟你不會再孤單了…」

轟 的一下,本來還只是好奇看著眼前一人一兔互動的亞瑟臉上頓時一熱。歐,這真的不能怪他想太多,我們必須設身處地的站在亞瑟的角度看這個場景,那時坐在亞瑟 對面的阿爾弗雷德剛好背對著夕陽,落日餘暉讓青年稜角分明的輪廓顯得柔和,隱在鏡片後天藍眸子在陰影下看不清焦點,然後青年語調溫柔的念著自己的名字,深 情款款的說會永遠待在自己身邊,即使亞瑟的理智很快的反應出那個「亞瑟」指的大概是「亞瑟兔子」而不是自己,但這個浪漫過了頭的承諾還是讓他瞬間害臊了起 來。

猛然讓亞瑟回過神的是衣角處的一陣拉扯,低下頭,只見自家寵物表情擔心的說:「亞瑟你的臉好紅攸…沒事吧?」

正當亞瑟一臉尷尬的想跟愛犬辯解說這是被夕陽照紅的絕對不是他害羞了甚麼的,眼角瞄向對面,卻看見聽到這話的眉兔耳朵一抖,猛力的掙脫出阿爾的懷抱,紅透了臉一蹦一跳的啪搭啪搭跑走了。

「亞 瑟!」「亞瑟你要去哪裡啊?」幾乎是同時響起的兩聲驚叫,快速追過去的卻是晃著金毛尾巴的米犬,兩個小傢伙一前一後迅速消失在屋角,動作慢了一步的阿爾兀 自坐在椅子上,搓著自己的腦袋懊惱的說:「 阿阿,糟糕,書上說要抱到他睡著才行呢,這樣不知道日不落症的復健有沒有效…」

「呃?日不落症?復健?」捕捉到奇怪的關鍵字,亞瑟一時還沒搞清狀況。

沒有回應亞瑟的問題,阿爾抓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對亞瑟燦爛一笑:「H ERO先去追過去拉,那下個禮拜就同樣約這個時間摟☆!」話一說完,金髮青年揮個手以示道別後就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啊…再會…」下意識的點頭目送阿爾離去,等到自家愛犬也慢慢走回花園,下巴頂在桌子上眨著眼問眉兔甚麼時候還會來玩?亞瑟才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在無意間再度答應了阿爾的不請自來。

-------------Ms. E 碎碎念區-------------

其 實寫眉兔飼養手冊時還沒想過要為眉兔米犬寫文,所以預想的主人是那個錢包闊闊有錢總愛花在奇怪地方的美.利.堅.合.眾.國,就開心的幫眉兔設想了一堆奇 妙的奢華用品,但是現在養眉兔的變成窮哈哈的大學生阿爾弗雷德,重看一遍飼養手冊發現嚴重的BUG:窮小子會養不起需要喝高級紅茶還要有漂亮茶具和自己專 用家具的眉兔=口=
所以就變成了這種窮大學生養千金兔的微妙狀況…其實眉兔一點也不會嬌貴挑剔攸,瞧他多喜歡阿爾最給他的醜杯子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