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5


知道新交的朋友會來家裡喝下午茶讓阿爾興奮了整整一個星期,周六一大早小傢伙就不停的衝來跑去,搬桌子、擺餅乾、找餐巾,還無比認真的主動打掃好自己那亂七八糟的狗窩,三點還不到就站在門邊探頭探腦的張望著。

好笑的看著靠在門欄上的阿爾開心的左右甩動那毛絨絨的尾巴,亞瑟微笑的端著茶具推開通往花園的後門,把繪著彼得兔圖樣的茶具逐一擺放在花園裡的茶桌上,仔細的撫平米白桌巾上的細紋,瞄了瞄三層瓷盤上八分滿的手製司康餅,亞瑟略帶不安的把他們小心翼翼疊成規矩的同心圓。

哼,我可一點都不擔心我的手製點心不好吃攸,法蘭西斯老愛說這是生化武器絕對是忌妒我的廚藝!明明阿爾都說很好吃…所以就算他們看來沒有法蘭西斯做得漂亮,味道絕對還是很好吃的!!

打斷亞瑟的自我打氣(或說是自我催眠?)的是阿爾開心大叫著:「亞瑟亞瑟快點進來!」的聲音。

「嗯? 發生甚麼事嗎?」亞瑟奇怪的走向屋子,剛一推開門就看到愛犬興沖沖的拉著眉兔穿過客廳朝後門奔來的身影。兩人停在亞瑟身前,阿爾自個兀自笑得開心,但兔子 看來是被嚇到了,停下來第一個動作是氣呼呼的先踢了阿爾一腳,再抬頭看到亞瑟,立刻甩開阿爾的手整整自己的衣服,乖巧的說:「柯克蘭先生您好,今天下午到 您家叨擾了。」

「不用客氣攸。」笑瞇瞇的彎下腰,亞瑟領著他們在花園裡坐好,這才發覺不對勁。

「瓊斯同學呢?他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眉兔努了努嘴,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阿爾還站在外面研究門牌。」

「門牌?」完全無法理解自家門牌有任何研究的價值,亞瑟狐疑的走出門,果然看到金髮小夥子杵在門口,盯著木製的門牌眼神渙散的喃喃自語著。

「…阿哈,其實這不是17號,沒錯,H ERO怎麼看都覺得這道裂痕其實只是個寫歪了的1,所以這裡是17.1號…嗯、絕對是17.1號…哈哈、亞瑟不可能真的是住17號…」

甚麼17.1號阿?亞瑟疑惑的蹙起眉頭:「瓊斯同學?你不打算進來嗎?」

「嚇阿阿啊!不要過來啊!H ERO是來找亞瑟不是找你們…亞、亞瑟!」嚇連呆毛都在抖的阿爾白著臉往後跳了一大步,發現來人是亞瑟才放心的撫著胸膛呼了口氣。

「你站在我家門前做什麼?你的兔子已經進來了攸。」還有我家的門牌是有這麼可怕嗎?它就是普通的木牌阿…

「亞瑟亞瑟你家其實是住17.1號對吧!那天是因為變態大叔咬字不清所以H ERO聽錯了是吧!!」完全無視亞瑟的問句,阿爾口氣緊張的確認。

「啊?哪來的17.1號?我家就是17號阿…」

「哇 阿啊!!亞瑟你是騙人的吧!!布利克林路十七號是整個諾福克區最著名的鬼屋啊!菊說這地方在1920年代住了一戶姓威森的,因為不交保護費得罪當時的角頭 老大,老大要殺雞儆猴,就把他們一家都抓了捆起來鎖在客廳,釘死門窗後潑媒油放火,一家十四口全部慘叫著活活燒死在裡面!然後他們死不瞑目變成厲鬼,上面 建過幾次房子全都鬧鬼阿!!」

「你在說的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怪談啊?」亞瑟大大皺起他那頗具個性的粗眉:「首先,他們是姓湯森不是威森,而 且只有一家四個人,還有那天是因為湯森太太覺得晚上太冷,想燒個煤炭給孩子們好睡,結果一家人悶在空氣不流通的屋子裡,全家都一氧化碳中毒一睡就沒再起來 了,哪來什麼黑道放火…」

「所以還是有鬼啊!亞瑟你怎麼有辦法住在這種鬼屋裡!?」阿爾天藍色的眼睛驚恐的圓睜著。

不屑的瞄了他一點,亞瑟搖搖頭:「真是的,你都多大了怎麼還跟我家阿爾一樣膽子小到不行…我已經拜託湯森先生他們離開了。」

「…所以裡面現在沒有鬼瞜?」

亞瑟努力按耐住想翻白眼的衝動:「…你不想進來的可以直接回去,晚點我會送兔子小朋友回家的。」

「H ERO要進去!!哈哈,我可是世界的H ERO,什麼奇怪的鬼都一點也不怕攸!!」左手插腰,右手作勢拍拍胸膛,阿爾像是要證明什麼一般快速越過亞瑟身旁,大步的走了進去。



「耶?H ERO還以為是兔子的味覺對人類比較難以理解,沒想到兩個亞瑟做出來的餅乾吃起來都好奇怪。」喀滋喀滋的吃下了五六塊司康餅,阿爾若有所思的說。

「不、不喜歡的話就別吃!」紅著臉,亞瑟不滿的喝了口紅茶,眼角餘光瞄到坐在對面的眉兔同樣生氣的瞪了自己主人一眼。

「H ERO說不好吃,可沒說H ERO不想吃阿。」又拿了塊棕色的餅乾塞進嘴裡,阿爾說的一副理所當然。

「我覺得亞瑟的餅乾很好吃喲!」認真快速的大口掃蕩光自己盤中的司康餅,黃金獵犬對主人笑的一臉燦爛。然後小傢伙三兩下跳下椅子,跑上前抓著眉兔的手猛搖,興奮的說:「吶吶、亞瑟我們去玩吧!」

「要玩什麼阿…」眉兔困惑的皺起眉,忽然睜大那雙水靈碧眼:「等等!之前那種我絕對不要喲!!全身都是口水噁心死了!」

「放心~~~是不一樣的啦!超好玩的喲!!」兔子的力氣果然完全不是犬科肉食性生物的對手,眉兔就這樣半拉半扯的跌跌撞撞被拖進屋子裡。

「口…口水是怎麼回事…」擔心的聽著眉兔的一路碎碎念聲,亞瑟想著要不要追上去搞清楚兩個小傢伙是在玩些什麼。

「不用緊張拉,H ERO對他們有信心歐。」不以為意的一口灌完杯中的紅茶,阿爾弗雷德滿意的砸砸嘴:「哈哈,用紅茶的味道把嘴巴裡的怪味沖淡計劃成功!!果然只有我這H ERO才想的出這麼物盡其用的好方法阿!!」

「給 你這種不懂細細品嘗的傢伙喝真是浪費了我的茶。」瞄了眼桌上一乾二淨的三層瓷盤,由最下層的煙燻鮭魚三明治、蝦沙拉土司、起司火腿捲,中層的司康餅和奶 油、葡萄、藍莓等口味的果醬,到最上層的水果優格、天鵝泡芙、巧克力蛋糕,從上到下所有的茶點都被掃蕩一空,雖然食客碎碎念著不好吃,但身為製作者看到辛 苦成果被快速吃光,心裡還是多少有些微滿足感,所以亞瑟決定很有紳士風度的不因阿爾弗雷德對他手製茶點的汙衊而詛咒他。

「耶~~~H ERO雖然覺得紅茶怎麼喝都是同樣的味道,但H ERO還是很懂紅茶的優☆。」

「就憑你剛剛那種喝可樂專用的喝茶速度,你只分的出熱紅茶和冰紅茶的差異吧。」

「哼 哼,別小看H ERO攸☆。」故作姿態的清了清喉嚨,阿爾換上一副認真的表情:「首先是皇家伯爵茶(Earl Grey Imperial),皇家級的大吉嶺茶加上佛手柑,為您帶來整天好心情的原動力!然後是適合早晨品嘗的法式早餐茶(French Breakfast Tea),使用巴黎經典茶葉專賣店Mariage Freres販售的茶品,一流的紅茶及細緻的烘培方法,使得此款茶嚐起來充滿麥芽和巧克力香味,非常建議搭配土司或三明治!再來是尼爾茶 (The sur le Nil),柑橘類水果和精緻的香料,加上一些上等綠茶加味混合,這款茶給人一種忘記時間、超空間般的錯覺,入口的瞬間令人產生一種飛翔般的想像幻想!還有 黃金山脈 (Montagne d’or),使用古老傳統的加味茶烘培方式,頂級紅茶加入來自於中國及熱帶金三角神秘的山區所產之水果的味道,讓品嚐者彷彿置身香朵拉的黃金山脈中!絕對 不能錯過的還有愛神 (Eros),這是最具法式浪漫的一款茶,特有的玫瑰芬芳,利用芙蓉和錦葵花作調配,勾勒出一幅春季的美麗景緻…」

「停停停,你這一大串是怎麼回事?聽起來就像是某家餐廳的下午茶簡介…」

「哈哈,H ERO可是非常敬業的喲!身為皇家莎士比亞飯店的下午茶時段鐘點服務生,35種茶品介紹H ERO全都背得滾瓜爛熟攸☆!」

「咦?你居然會去高檔餐館打工?比起端著紅茶蛋糕,你更適合去麥●勞遞可樂薯條吧?」雖然只見過幾次面,但亞瑟直覺上就認定,這個耀眼過頭的金髮小夥子比起穿著白襯衫黑領結低聲說:先生請跟我來,更適合戴著鴨舌帽站在寫著黃色大M字的櫃台裡元氣滿滿大喊:歡迎光臨!

「H ERO是滿喜歡麥●勞的免費員工伙食拉,領班還會讓H ERO把多的漢堡帶回宿舍當消夜吃,但是亞瑟不喜歡麥●勞的紅茶阿。」阿爾聳聳肩,開始研究起杯身上吃著蘿蔔的彼得兔,漫不經心的說:「雖然不能吃免錢漢 堡,不過飯店的時薪很不錯,而且H ERO還常可以拿到小費,所以也挺好的嘛。」

「所以你是當外場服務員?」

「大部分的時候是拉,不過有時候H ERO會被叫去幫忙洗杯子之類的,那個瓶子寫滿法文的清潔劑有好奇怪的檸檬味。」

「是特別的茶具專用清潔劑嗎?」亞瑟感興趣的追問。

兩個人就這樣天南地北的聊著天,亞瑟饒有興趣的聽著阿爾比手畫腳的說著各種稀奇古怪的下午茶業界秘辛,還有五分鐘招手一次後來乾脆給他300元小費要求他坐下陪她聊天的老太太,以及茶杯上任何一個指紋就會讓她歇斯底里二十分鐘的吹毛求疵老闆。

「… 然後老闆就說拉:『40.5度!所有的茶杯都要溫到這個溫度才可以端給客人!只要誤差一度都不准端出去!』」板起臉,阿爾擠眉弄眼的用一種尖酸刻薄的語氣 逗彎了亞瑟的嘴角,「但是店裡的加溫器實在很爛,溫度每次都過頭,然後H ERO的同事都要搧杯子搧上老半天。」阿爾作勢搧了搧自己的茶杯。

「居然這麼嚴苛阿,真不愧是五星級飯店。」

「嘿嘿,不過H ERO可不想做這麼不H ERO的舉動,所以H ERO就從電機實驗室撿了個報廢的感溫器,拜託路得教授教我修好它,因此解救了所有搧杯子搧到手抽筋的服務生,成為皇家莎士比亞飯店受人尊敬的H ERO喲!」阿爾得意洋洋的比出大拇指燦爛一笑。

「是是是,你還真是了不起阿。」被阿爾逗的噗哧一笑,亞瑟饒有興趣的注意到金髮大學生不但極為健談,而且說起話來肢體語言異常豐富生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