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4




把兔子亞瑟還給主人的那天晚上亞瑟做了個夢,他夢見阿爾(當然,是他養著的那個阿爾)長大了,帶著副眼鏡穿著褐色的飛行夾克還戴 著飛行帽,在他打開門的瞬間整隻狗朝他猛撲來,搖著蘆花扇子般的尾巴大喊:「亞瑟亞瑟你終於回家了我好想你!」,然後把他整個人舉起來「攸呼攸呼~!」的 繞圈圈。

有點困惑的醒過來,盯著昨天又抱著枕頭說睡不著,現在窩在他身旁睡得直打呼嚕的小傢伙,亞瑟失聲一笑。

這種程度的夢不用佛洛伊德他自己就可以解讀出來,稍微一比較就會發現那個也叫阿爾的大學生和阿爾實在是出奇的象,尤其是那股陽光滿滿整個人抱上來的架式,連笑容都很神似,會下意識的混合這兩個人也不是甚麼意外。

輕撫著阿爾的背,天馬行空的想像阿爾長大的樣子,感受著孩子溫暖的體溫,亞瑟又貪戀了一會兒早晨的溫馨時光,這才依依不捨的起身梳洗。



準時抵達店前,遠遠看到賽什爾搖搖晃晃的搬出了店門口的立牌。

「啊,這個很重吧,先放著我來搬好了。」

「雖然很想跟您說不要小看我的力氣,不過既然亞瑟先生想幫忙就交給您拉。」雙馬尾的姑娘俏皮的朝他眨眨眼,轉身進店裡開始準備咖啡機。

架好了立牌,亞瑟皺著眉頭瞄了瞄落地玻璃窗上不知何時出現的水漬覺得越看越不順眼,索性去找出窗刷和清潔劑擦拭了起來。

用力哈了口氣確定玻璃現在光可鑑人,亞瑟得意的直起身,這才發現法蘭西斯不知何時把蛋糕們都上了架,站在裡頭笑咪咪的盯著他看。

四目相對,法蘭西斯一點都沒有被拆穿的窘迫感,反而笑容滿面的走了出來:「一大早就看到美好景觀實在是令人心情愉快阿,小亞瑟今天看起來心情真好,昨晚夢到個好夢嗎?」

「只要沒夢到你我每晚都睡得很好。」直接白了他一眼。

「小亞瑟還會夢到哥哥啊?一定是朝思暮想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見小亞瑟心中充滿對哥哥無限的愛攸~」得意的朝亞瑟湊近,法蘭西斯露出﹝自認為﹞風情萬種的微笑。

「基本上我只有夢到被怪獸追殺時會有你出現。」這傢伙到底是要厚顏無恥到什麼地步阿?

「哥哥出現來英雄救美?」法蘭西斯把不知從何處變出的玫瑰舉在鼻尖。

用一種鄙視的眼神冷冷瞪了那朵玫瑰一眼:「你就是那隻怪獸。」

「哎呀呀~~~小亞瑟你用惡毒的嘴狠狠的傷了哥哥的心,哥哥傷心之餘決定就讓你用身體來賠償哥哥的損失好了~~」說罷法蘭西斯忽然伸出祿山之手不輕不重在亞瑟屁股上拍了一下。

非常好,你這個萬年發情的走動生殖器今天一大早就欲求不滿是吧很好很好老子成全你今天沒把你那張對不起社會大眾的猥褻臉揍到連你媽都認不出來老子就不性柯克蘭!!

額 上爆出數條青筋,順手抄起窗刷,正準備給法蘭西斯一頓暴打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刷子都還沒砸上那張嘿嘿怪笑的臉忽然聽到瘋狂呼嘯而來的喀答喀答聲,兩人同時 朝聲音方向才剛撇過頭,亞瑟都還沒看清是怎麼一回事,就先聽到法蘭西斯驚慌一陣嗚哇哇的慘叫,伴隨著刺耳的「嘎機~~!!!!」煞車聲,眼前忽然出現早上 夢到的那張臉。

「亞瑟早安啊!」小夥子騎著一台樣式老舊的中古自行車,車尾綁著個改裝過的箱子和兩個大側袋,塞著半滿的書,開心的和他打招呼。

「瓊、瓊斯同學?」下流腐爛大叔的猥瑣臉瞬間換成大學生阿爾弗雷德元氣滿滿的燦笑,亞瑟一時有點轉換不過來。

「哎,別叫的這麼見外嘛,你可以稱呼H ERO『阿爾』就好摟~☆」帥氣的對亞瑟比出個大拇指。

「我、我說小夥子你是怎麼騎車的啊!?是想撞死哥哥嗎?!」驚甫未定的拍拍胸膛,方才被迫一點都不優雅向後跳了一大步,法蘭西斯臉色還有幾分慘白。

「阿,對了!H ERO是來送雜誌的攸!」轉都沒轉過頭看法蘭西斯一眼,阿爾笑嘻嘻的從車後側袋裡信手抽出一本雜誌遞給了亞瑟。

「『理財周刊─TDR類股後勢看漲 掌握3大外資投資機會』…法蘭西斯你終於想通了要為自己孤苦無依的老年生活做打算了嗎?」亞瑟歪過身體問阿爾身後不滿的繼續嘟嘟囔囔著的法蘭西斯。

「喂喂!別隨便詛咒哥哥啊!真是的…我可不記得有定過這種硬梆梆的東西阿…是試閱的新雜誌嘛…?」繞過腳踏車接下雜誌,法蘭西斯狐疑的看了一眼:「噎?等等!這上面的地址和收件人根本不對吧!」

「哈哈,那應該是H ERO搞錯了。」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歉意的口吻,阿爾理所當然般的伸出手:「大叔麻煩你把雜誌還給H ERO吧,書在送到書主手上前被奇怪的人撿走是會害H ERO被扣工讀費的!」

「什麼阿死小鬼明明就是你自己拿給哥哥的好不好!!」謀財害命還不夠現在居然栽贓嫁禍哥哥是那時走在路上惹到你了嗎?

「不對攸。」阿爾聳聳肩把雜誌收回袋裡,漫不經心的說:「H ERO是拿給亞瑟不是給你。」

「還不都是拿錯!這有差別嗎?!」

絲毫不在意法蘭西斯不滿的怒吼,阿爾抬起頭看向亞瑟興奮的開口:「亞瑟亞瑟!你家裡有花園對不對!」

「啊?有阿…」

一臉開心的湊近,阿爾露出亮晃晃的白牙笑的十分燦爛:「那H ERO這個禮拜可以借一下你家花園喝個茶嗎?」

「啊?你要來喝茶?」

完全忽略亞瑟一瞬間呆住的神情,阿爾一手插著腰另一隻手非常理所當然似的搭在亞瑟肩膀上,爽朗的笑著說:「不只有H ERO喲!還有H ERO家可愛的亞瑟!」

「等等!你是在說什麼啊!給我說清楚點!」他應、應該是在說他的兔子吧!?莫名其妙被隸屬在別人家還被冠上可愛這種形容詞誰都會臉紅吧該死的法蘭西斯你不要給老子躲在那邊偷笑阿!!

「耶?這樣聽不懂嗎?阿阿、亞瑟該不會上了年紀所以重聽吧?那Hero用比的給你看好了。」煞有其事的點點頭,阿爾帥氣的停好腳踏車,站直身體清了清喉嚨。

「因 為Hero看飼養說明書上說」一邊說阿爾一邊比劃出個翻書的動作,「亞瑟」雙手食指、中指和無名指三指併攏放在眉上然後手指順著臉頰向下劃對U型垂耳, 「喜歡在花園裡喝紅茶」左手朝上充當茶盤右手虛捻著個茶杯瞇眼喝熱茶,「可是學校宿舍別說花園了連陽台都沒有」比出個長方型後阿爾一臉厭惡的對空氣中的建 築物吐舌頭,「所以亞瑟一直都是在Hero釘在窗戶邊的小窗檯上喝下午茶」雙手比出方型小窗然後拿出不存在的釘鎚在下方敲敲打打出個平台,「雖然H ERO沒在喝茶也覺得看著馬路和看著花心情應該差很多,」在左邊比出一台台呼嘯而過的車子,在往右邊雙手畫出朵朵小花,然後雙手平舉手心朝上,左手壓低右 手舉高。「所以,H ERO想至少偶爾找個漂亮點的花園給牠喝個一次茶!」意義不明的豎起大拇指。

「這樣可以聽懂了嘛!」似乎對自己的表演相當滿意,阿爾列著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這是啥?幼稚園帶動唱嗎!?亞瑟還沒決定該覺得好笑還是丟臉,法蘭西斯已經非常不給面子的抱著肚子在旁邊笑成一團。

「噗哈哈!歐,上帝阿,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聽過、不對、是看過最爆笑的約會邀請了,哥哥一定要把這幕記下來加在『法蘭西斯獵豔大全』裡小亞瑟那章的備註欄!呼哈哈!不行了、哥哥笑的肚子好痛…」法蘭西斯全身抖個不停,一張俊臉笑的扭曲到接近猙獰的地步。

「馬上把關於我的部分整個刪掉然後這輩子都不要跟我提起你那本噁心的回憶錄!還有那明明就不是約會!!!」狠狠揪住法蘭西斯的衣領,亞瑟直接把窗刷頂在法國人的喉頭。

依舊笑的花枝亂顫,法蘭西斯瞇著眼說:「這當然是約會瞜,雖然青澀蠢笨了點而且哥哥也很懷疑哪有笨蛋會把約會地點選在對方家花園,不過他既然都知道小亞瑟你喜歡在花園喝紅茶,還在自家給你釘了個紅茶架,你就看在小夥子很有誠意的份上答應他一下嘛~~」

「你到底是怎麼曲解人家的意思的?!嗚阿阿,本來想答應但被你這混帳一說莫名的讓人很不爽阿!!」

「哈哈!所以亞瑟答應啦!!那就定在這週末三點好啦!啊!對了亞瑟你家在哪裡啊?」直接把答應一詞當做關鍵字完全忽略其他的傲嬌修飾語因為身為H ERO一向都是單刀直入勇往直前的!

「小亞瑟住在諾福克區的布利克林路十七號歐,還有要記得帶個漢堡去,不然小亞瑟家的狗好兇會咬人呢。」法蘭西斯真不愧是法蘭西斯,即使遭受無情暴打回答的仍然詳細又親切。

「你這混帳不要亂說阿爾明明超級可愛的,笑起來治癒度百分百你這種污穢的傢伙是絕對不能理解的阿!!」※現在畫面過於血腥暴力請讓作者用馬賽克處理。※

「哈哈,H ERO還要送雜誌呢,先走啦!」帥氣蹬上腳踏車,阿爾精神滿滿的道別。

由於亞瑟過於專心致志的顧著揍法蘭西斯,當他神清氣爽的踢踢呈現仆街狀的法蘭西斯,想到自己還沒正式答覆阿爾的邀請(還是不請自來?)時,金髮大學生的身影早就不知道消失在哪個街區轉角了。



1.
關於亞瑟的地址歡迎大家去搜尋關鍵字<布利克林莊園>,那是一間看起來挺氣派華麗的鬼屋XDDD
2.
現在請各位小朋友舉起你們的手手,跟著藍藍路哥哥一起作!
先把手指並攏放在眉毛上~~~再畫一個長長的垂耳~~~然後把手手放在頭上用兩根指頭比個「TWO」~~
現在跟著動作一起喊「眉~~毛~~兔~~~!!」
(天阿好死蠢,這個作者是怎麼了,請別理這種藍藍路上身的3歲智商東西好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