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2


輕哼著歌,亞瑟愉快的拎著煮晚餐要用的食材下了公車,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和阿爾剛搬進這個這社區沒多久,搬家的理由嘛,雖然法蘭西斯聽完直呼這是阿爾帶來的好運,但亞瑟寧願把它歸類在因禍得福。
 
起 因是由於養了一年多,阿爾漸漸不再是個軟綿綿揮舞著短短四肢的白團子,而變成一隻非常活潑好動精力旺盛的小獵犬,亞瑟某天下班回家,發現一如往常等在門口 一開門就撲到他身上搖尾巴大喊「歡迎回家」的小傢伙眼角莫名的多了一塊烏青,一問之下阿爾竟然趾高氣昂揚起金燦燦小頭顱得意的說,這是和街口中國餐館養的 熊打架造成的。
 
雖然有點痛不過我沒有打輸攸!阿爾是很厲害的!小傢伙認真無比的強調。
 
比 較訝異的是自己天天出門明明門窗都鎖的好好阿爾是怎麼溜出去打架?亞瑟板起臉先把愛亂跑的小傢伙訓了一頓,這區治安不怎麼好,那天要是被黑心狗販抓了去賣 怎麼辦?嘴上唸的兇但手裡上藥的手勁可沒重了半分,看著原來白嫩嫩的愛犬身上紅一塊紫一塊,擦優碘時皺著臉痛的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比起生氣亞瑟更多的是心 疼。
 
訓話完阿爾安分了整整一個禮拜,就當亞瑟以為牠已經打消爭地盤主意稍微放心時,小傢伙又去弄了一身的傷,這回阿爾學聰明了,自己找出繃帶胡亂紮好傷口還換上了乾淨的新衣服,但鼓起的袖子和露出褲口的繃帶一下子就露了餡。
 
把那些綑的和木乃伊沒兩樣的繃帶拆開,皮開肉綻的血淋淋撕裂傷頓時讓亞瑟怒火中燒。
 
開玩笑,老子的寵物是可以讓別人隨便打的嗎?敢惹上我亞瑟‧科克蘭的只有兩種人,一種已經死了一種還沒生出來!!
 
從 小就不是吃素長大的不良紳士怒氣沖沖帶著愛犬上門興師問罪,結果被中餐館的小個子老闆打躬作揖客氣的不停道歉賠不是搓得火氣就先消了大半,而且亞瑟斜眼瞄 了瞄那個乖乖待在主人身旁一臉純良無辜的銀髮熊耳少年,也是左眼烏青右臉爪痕一身掛彩,自家主人每說一次「都是我家笨熊的錯柯克蘭先生您別生氣看我好好教 訓他阿魯」就會被掄起中華鍋猛敲個幾下,抱著頭半個臉委屈的埋在圍巾裡樣子頗為淒涼,自持自己還是挺有風度的,亞瑟最終還是息事寧人打消把那隻膽敢打傷阿 爾的熊綁在公寓陽台示眾三天的主意。
 
不過亞瑟是不會真的去誇獎自家寶貝關於他和強大對手打成平手的豐功偉業的,這種事讓他放在自個心裡偷偷得意就好了。
 
而中餐館的王老闆出乎意料的有誠意,甚至為了賠罪願意用市價五分之一的價格賣給他一棟「風水好地段佳前藏龍後臥虎住進去一月升官兩月發財阿魯!」的市郊小別墅。
 
基 本上亞瑟是實在聽不懂中國青年說得口沫橫飛的風水是啥,不過實際看了看那間房子,外觀是維多利亞式古典的樓中樓三層洋房,家電裝潢配備一應具全還附大花園 和車庫,又在交通便捷的市郊且鄰近大學校區治安良好,最重要的是居然要賣如此客氣的超低價!!亞瑟只考慮了三天就立刻一口價握手成交,右手簽支票左手接地 契,開開心心和阿爾裝箱打包準備搬家。
 
搬 進新家也差不多一個月,亞瑟對這房子越住越滿意,唯一比較可惜的是,本來屋裡還住著挺和善的湯森先生一家人,幽默的湯森先生和亞瑟聊了不少這城市剛發展時 的故事,但是每當湯森家活潑的大兒子想和院子裡的阿爾一起玩球、安靜的小兒子想陪客廳裡的阿爾看電視、或是溫柔的湯森太太想唱催眠曲給床上的阿爾聽的時 候,阿爾總是會被嚇哭,從家裡的各種角落衝出來抱著亞瑟猛發抖。
 
天 天上班前都讓阿爾就這麼可憐兮兮的堵在門口,耳朵貼臉尾巴畏畏縮縮的藏起,死拉著自己袖口淚眼汪汪的說:「亞瑟你不要放我一個在家裡好不好,球會自己跳電 視會忽然打開還有好恐怖的歌聲或是奇怪叫聲,我真的好怕…」也不是辦法。不忍心看小傢伙嚇的半點都沒有往常的精力充沛的模樣,亞瑟只好語帶抱歉的和湯森先 生好好溝通之後請他們離開了。
 
思 索著今晚要怎麼用這些新鮮的魚做出好吃甜點,摸上門把的瞬間忽然想起昨天的慘劇,亞瑟在開門前預先調整好姿勢,腳掌平行右腳前踏右腳後踩,身體向後壓了壓 確定可以承受足夠的後座力才轉開門把。沒辦法,雖然亞瑟非常喜歡一回家就受到阿爾熱情的迎接,但是現在阿爾個子越來越大,飛撲而來的力道越來越猛,昨天沒 留神被牠一撞整個人坐倒在地上後腦勺狠狠磕上門口扶欄,眼冒金星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來,今天不小心點可不行。
 
「阿爾我回來瞜…阿爾?」怎麼了?阿爾今天身體不舒服嗎?疑惑著金色小毛球怎麼沒蹦蹦跳跳衝進自己懷裡,亞瑟掛好大衣,略帶擔心的走進客廳。
 
「亞瑟!你回來了!」樓梯欄杆縫裡鑽出一個金燦燦的小頭顱。
 
「嗯、今天有好吃的青花魚攸…嗚阿阿阿!!」亞瑟聞聲才剛抬起頭,下一秒就迅速跳上樓梯扶手快速滑下的身影嚇的心臟都快從胸口蹦出來,腎上腺素全開火速衝向樓梯,正好把「喲呵呵!」歡叫著溜到梯底的阿爾接個滿懷。
 
「別從扶手滑下來,這樣很危險!!該不會我不在你都在玩這個吧,哪天扶手撐不住你的重量斷了怎麼辦…」驚甫未定的抱下阿爾,懷裡的小傢伙兀自笑的像個太陽似的,亞瑟還是難掩擔心的碎碎念了起來。
 
「亞瑟亞瑟我要喝紅茶!」直接打斷即將開始的長篇訓話,阿爾神情認真的猛搖尾巴。
 
「現在?可是該吃晚飯了,晚一點在喝好不好?」
 
「可是我好想喝阿…」啪搭啪搭眨著眼,阿爾整個身子蹭在亞瑟懷裡。
 
「…好吧,只可以喝一小杯歐。」永遠無法抗拒愛犬的撒嬌攻勢,雖然奇怪阿爾居然說要紅茶而不是可樂,亞瑟還是拿出一點茶葉先替阿爾泡了杯茶,看著阿爾小心翼翼的把杯子端上樓,亞瑟帶著點困惑繫上了圍裙開始煮起晚餐。
 
 
 
「好啦,吃飽了我們散步去吧!」洗好了碗盤笑盈盈的擦著手,亞瑟微笑的望向餐桌。
 
平時一聽到散步總是會狼吞虎嚥快速吞下飯後甜點,三步併作兩步衝到門口的阿爾,今天卻反常的拖拖拉拉的坐著,吃的心不在焉。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不想散步嗎?」擔心的走上前,亞瑟撫上阿爾的額頭。
 
「沒、沒事哟!我們快去散步吧!啊!吃不完的司康餅我可以拿回房間慢慢吃嘛?」
 
「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注意別讓餅乾屑掉的滿地都是攸,會引來螞蟻的。」
 
抱著餅乾盤趴搭趴搭跑上樓梯,阿爾又在房裡磨蹭了好一陣子,直到亞瑟不耐煩的叫喚著才下樓,在公園裡隨便盪了幾下鞦韆溜了幾趟滑梯,通常總是會賴著要多玩一會的阿爾居然一反常態的主動說想回家了。
 
同樣的情況持續了兩天,皺著眉頭找尋他不知何時失蹤的心愛玫瑰骨瓷茶具未果,只好拿出備用的琺瑯白瓷茶具,優雅的泡著茶,亞瑟聽著頭上不時傳來疑似追逐的腳步聲和阿爾隱約的嬉笑聲,他真的覺得非常不對勁。
 
靈光一閃,亞瑟跑進臥房找出當時那個怪女人一起塞給他的詭異手冊。
 
第一回看還覺得這本亂七八糟的東西肯定是寫來尋人開心的,可養著養著卻發現這本怪書還真有幾分可信度。翻開健康維護的部分,亞瑟半信半疑的讀著那個第三點。
 
不、不會吧…繼打架之後是綁架(還是誘拐?),我可愛的阿爾要變成不良少年了嗎?亞瑟的慈母心非常不安中。
 
 
 
「阿爾…阿爾!你再裡面對吧!」亞瑟輕敲阿爾的房門。
 
乒乒乓乓一陣亂響後,房門開了個小縫,阿爾探出頭來。「亞瑟怎麼了嗎?」
 
「阿爾去巷口幫我買一份報紙好不好阿?」
 
「耶…」皺起眉頭,阿爾似乎掙扎了一下還是乖巧的說了聲好,掛上放著零錢的小袋子,出門去了。
 
很好!就是現在!!目送愛犬離開,亞瑟立刻衝入阿爾的房間,房中和往常一樣東零西落的散著玩具和書本,但視線移到阿爾天藍色的小床上,鼓起的被子邊卻明顯的多了一個突兀的物體。
 
那是啥?乍看之下是個包在紅藍白三色米字旗裡的圓形物體,邊緣還有成三角型排列的三個白色毛球。
 
走近一看,上方的毛球似乎是個圓撲撲的短短兔尾,下方左右的毛球看來挺像一雙毛絨絨的兔掌。
 
這該不會真的是兔子吧…狐疑的伸手捏了下兔尾,棉被忽然猛力被掀開,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大喊著:「笨狗你是玩夠了沒啊!?不准再抓我的尾巴還有舔我的耳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