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PH普英衍生] 冬

這一篇是為了阿普寫的~(明天會很忙所以提早po文~)
1/18生日快樂阿阿阿阿~
這種時候怎麼能讓最萌最帥的阿普一人樂呢XDD


它其實是 正篇法英的番外 之普英的番外
也就是番外的番外(啥鬼~)
不要問我為什麼正篇法英還沒出來,番外普英也還沒出來
反而是番外的番外超短篇先出來了?
這一切都是萬惡的期末考加上天氣冷得要命的錯啊啊啊啊


以下 正文開始,是普英攸~






「好冷…」


「…….」


「真的好冷阿」


「…….」


「喂!亞特!本大爺在對你說話啊!」基爾伯特受不了不斷的被忽略,伸手壓住了身邊人正看著的報紙。(註)


「我有聽到…」亞瑟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回答道。


疲累的工作了一天,吃完晚餐後以為終於能休息一下,於是坐到沙發上翻開到了晚上卻還嶄新的報紙。但沒多久基爾就跟了過來,在自己旁邊開始干擾,才過了三、四分鐘,而自己竟已聽到將近十來次的同一句話了。


「去喝啤酒吧,那可以幫助取暖。」扳開擋住報紙的手,亞瑟又將注意力轉回新聞報導裡。


「已經沒有了。」基爾伯特回道,「全被本大爺喝完了」,一面說著,一面又伸手再度壓住同一頁。


「喝完了!」亞瑟驚訝,昨天才剛買一打回來的阿….到底是多會喝?他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德/國會說出基爾搬來英/國後,家裡開銷少了很多的那種話。


「天氣冷就算了,居然還下雨,倫/敦天氣真糟!」


「沒那麼糟吧,早上不是還出過一陣子太陽?」


「才那麼一下下!本大爺都還來不及喝完一罐啤酒,就又陰天了!」


「……」所以從一大早就開始喝酒嗎?


「真的好冷哪,好冷好冷好冷」基爾伯特抱怨著,整個身體幾乎都要黏到亞瑟身上了。


「再怎麼冷,也沒有西/伯/利/亞冷吧」受不了基爾一直批評自己家的天氣,亞瑟反駁了。


然後,客廳就突然安靜了下來。


真糟,又說錯話了……亞瑟想,看著基爾微微的低下臉,不知在想什麼。
是那一段日子無邊無際的冰雪,兵馬都凍傷後流不出的鮮血,無法振翅的黑色孤鷹,或者……
或者是加/里/寧/格/勒?
他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口不擇言。


「哪…」亞瑟放下報紙,回身抱住了一直坐在自己身邊的人,「我再去拿一件大衣給你套著吧?」


「…….嗯,不用了!」稍稍停頓後,基爾伯特反手緊緊摟住懷中的溫暖,「本大爺可是最強悍的!怎麼會怕冷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剛才一直喊著好冷好冷的人是誰啊?看著他瞬間變得開懷的笑臉,亞瑟也只能無言。


其實,這樣窩著也不錯。
靠在基爾伯特的肩頭,他似乎可以想像冬天結束後,兩人的那一抹燦爛陽光。
End~


其實阿普並不是真的怕冷,只是很無聊隨便鬧吧,因為眉毛工作狂一整天都在忙,沒空搭理閒人XDDDD







然後這是番外的番外的番外(喂喂喂…到底有多少番外…)


冬夜


在整片黑暗中,脫去毛衣的嗶剝聲竟是如此輕柔的嗎?


亞瑟望向上方一閃而逝的白色電光,一面有些恍惚的發楞著。


然後緩緩壓上身的是已經太熟悉的味道,太習慣的重量,和太過溫暖的體熱。


短暫的交換一個吻後,那人抱怨了,用他那特有的沙啞嗓音,「亞特,專心點。」


「你才應該自己努力點。」亞瑟悶悶的回道,對於自己如此習慣於這種事,感到有些微妙的不自在。


「本大爺理所當然是最強!也是最帥的!哈哈哈哈哈哈!」


「……….」這又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發言?


但對方接下來的動作卻讓自己無法再思考,也沒辦法去反駁其話語中的明顯漏洞。


算了,都已經習慣了,怎樣都無所謂吧。


「嗯…基爾…」淺淺呻吟著,把雙手環上了那人的肩,用指尖摩娑,確認在這樣的冬夜裡,有人陪伴。
End~




像這種”黑暗的”題材就不大適合寫法英文


總覺得哥哥是開燈派的 (啥)
因為「哥哥的絕世驚人美貌完全不需隱藏喔~啾~」
而且「這樣才能看清楚小亞瑟可愛的反應哪~真是非~常~性~感~~~噗嗚!?」(被眉毛踹的音效XDD)


阿普大概是開不開燈都無所謂,反正能辦事就好~(炸)



註:
在我的設定中,阿普一直就是以”亞特”來稱呼眉毛的
但因為本篇寫到這段的時間還遙遙無期,就先提一下
一、因為德語發音的問題, th讀做 /t/ 而不是 /θ/,也常會有許多氣音和捲舌音,我自己認為依基爾的個性也不會好好的學著用英/文喊亞瑟的名字,只是隨自己高興亂叫
二、亞特Art本來就是亞瑟Arther的暱稱,只有阿普這樣叫眉毛,很萌不是嗎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