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3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7





週末的下午茶時間就這樣持續了一週又一週,當亞瑟赫然驚覺自己不會 特別在行事曆上註記「瓊斯同學午茶pm3:00」,並且把每週末準備的大量茶點所需的材料費開銷列在「例行支出」而不是「特別雜支」那欄,距離那個金髮大 學生站在家門口喃喃自語已經過半年了。

漫無主題的多次談天裡亞瑟也多多少少聽過阿爾用不甚在意般的輕描淡寫語氣提起自己的身世。

故 事要從三十多年前的一個秋天深夜說起,那天晚上,十八歲的凡妮‧瓊斯背著一小袋行李躡手躡腳的越過寡居母親的房門口,悄悄推開家門,從此,這個開朗愛笑的 金髮美女就如斷線的風箏般音訊全無。

當愛莉‧瓊斯再次見到自己的女兒時,當年街區上屬一屬二的花樣美少女已經變成一個面容憔悴的女人,風 塵僕僕的站在十一年未曾踏進的家門前,神情不安的頻頻朝四周張望。

驚訝的幾乎要喜極而泣的愛莉衝上前緊緊抱住暌違的女兒,叨叨喃唸著回來 就好,聽到幾聲嗚嗚嬰婗,她才發現女兒的懷裡還抱著個軟綿綿的嬰兒。

關於母親對自己這十多年生活的連串追問凡妮並沒有做太多回答,她只是 靜靜的環顧了沒太多改變的家一眼,忽然幽幽說,她想吃母親親手做的火雞三明治。

開心的愛莉立刻飛奔到街角快打烊的超市裡買了各種女兒當年 愛吃食材,當她大包小包的推開家門,迎接她的是空蕩蕩的客廳和沙發上裹在毯子裡熟睡的嬰兒,桌上放著一小袋奶瓶尿片等等嬰兒用品。

而這也 是愛莉這輩子最後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兒。

由於凡妮沒有留下關於孩子的隻字片語,外孫就由愛莉取了和早逝亡夫一樣的名字,叫做阿爾弗雷 德‧F‧瓊斯。

辛苦四處幫傭拉拔外孫長大,多年的勞碌讓愛莉健康逐漸走下坡,躺在病床上和護士們幫外孫慶生後沒幾天,愛莉安祥結束了她平 凡的一生。

剛滿十八歲沒多久就正式成為孤兒的阿爾弗雷德賣盡了所有可以賣的東西,待他辦好外婆的後事並償還完龐大的醫藥費,身邊只剩下一 些衣物和剛好夠繳一學期大學學費的錢。

帶著街坊鄰居好心贊助的車錢和一些生活費,阿爾隻身來到了這個城市,開始靠打工和獎學金養活自己。

看 著聽完故事後的亞瑟一臉難過的神情,阿爾反而笑得一臉無所謂,大方的聳聳肩說:「這沒甚麼啦!因為H ERO的身世就是應該坎坷一點拍成電影的時候才有戲劇張力喲☆!」

說謊?才不是呢,H ERO可是誠實又正直的正義夥伴☆!這不過是,沒有說出全部事實罷了,像是被學校壞孩子丟著石頭笑說是沒人要的野孩子時的淚水和不甘、或是孤獨守著空蕩蕩 的家時的害怕和寂寞,這種一點都不H ERO的事本來就沒甚麼好說的。

和這個狀況相似的還有另一個問題,那就是:阿爾你為什麼要養兔子 啊?

通常這時候他會笑的一臉KY的回答:因為那時在店裡發呆的亞瑟看起很蠢,本Hero覺得超好笑就買下來了。

同樣的, 這只是一部分的答案,全部的理由嘛…H ERO真的覺得解釋起來很麻煩。

那時剛念了半年大學的阿爾接下份送雜誌的工作,於是他拿著雜誌社 給的訂戶地址和市內地圖,興致勃勃的騎著中古腳踏車穿梭在大街小巷裡打算規畫出個快捷的送書路線圖,但是早年缺乏規劃的老城裡亂七八糟的巷弄可不是他一個 新來乍到的外地小夥子可以輕易理解的,他沒兩下就被迷宮般九彎十八拐的巷道給繞昏了東西南北,在他暈頭轉向的從某條不知名小胡同中竄出,四處張望半天始終 無法找出可供辨識方位的路標後,阿爾決定就近向路邊商家問個路。

於是他停好腳踏車,信步走向那家不知道在賣什麼的店─之所以說「不知道在 賣什麼」是因為樸素的招牌上雖然清楚寫著這是間寵物店,但這間店卻迴異於一般寵物店斗大透明玻璃窗後做成大小不一的隔間放著各色寵物的設計,而是暗色的不 透光長窗上掛著帶金紋的綠布幔,與其說是賣寵物阿爾還比較傾向認定這是間命名特殊點的餐廳或是PUB。

推開店門,阿爾朝裡面探頭,門把上 清脆的鈴鐺聲迴盪在昏暗的空間中,店裡似乎還沒開始營業般的空無一人。

「請問有人在嗎~~~」過了一會,從後方陰影裡走出個長髮的女人。

「是 客人嗎…歡迎光臨!」

「哈,不是攸,H ERO只是來問路的!請問您知道從這裡要怎麼到五號大街嗎?」阿爾完全不帶尷尬的陽光微笑著。

「五 號大街阿…」女子皺著眉頭想了想:「這路挺複雜的,我跟你用說的恐怕也說不清楚,要不我畫張地圖給你吧?」

「歐歐!那就太感謝了!」喜出 望外的阿爾大大鬆了口氣。

「請先隨意坐著吧,我去拿個紙筆畫給你。」女人說著說著人又隱沒在後方的門裡。

踩著腳踏車四處 奔波迷路了大半天,阿爾也著實有點累了,於是他就老實不客氣的隨便往店裡的椅子上一坐,開始打量著這間店。

女人離開時順手開了燈,坐在明 亮許多的房間裡,阿爾發現這個店面是呈現正八角型,地上畫有奇怪的符祿(後來他在中華餐館裡又看到差不多的圖案,才由王老闆那得知這叫八卦),而他坐的桌 椅差不多就放在正中央,八個方向裡一邊是他進來的入口另一邊是女人離開的門,其他六面牆上都蓋著長到掩過牆角的布幔,嵌著風格各異充滿裝飾性的柱身。

阿 爾挺感興趣逐一研究著掩在層層雪紡白紗裡堆雪枯木柱、簡單白柱間掛著色彩鮮亮的畫簾繪著碧海藍天晴空萬里、中式的雕花門欄掛上赤紅鏽金長簾、羅馬式羊角柱 配上寶藍色絲絨簾幕、厚重的玫瑰紅簾布兩側是飾著窈窕金箔裸女的洛可可式白柱、和綠意盎然的樹枝間撐掛起的藤紋掛簾…咦?

忽然,阿爾眼尖 的發現綠色布簾只有半掩〈由於布幕後是個佈置成森林樣的房間,乍看和簾上的花紋很像〉,裡頭擺著棵和成人等高的矮胖絨毛玩具橡樹,樹下做成樹根樣的小椅上 坐著個身穿墨綠套頭斗篷的孩子。

凝神仔細看過去,阿爾發現那個金髮小孩似乎在發呆,一動也不動抱著膝蓋的愣愣望向前方,眉頭低垂著讓人看 不清瞳孔的眼色。

或許是一時性起想嚇嚇他,阿爾悄悄的起身輕步走到帷幕的視覺死角,小心翼翼的藏在柔軟的綠綢布後,忽然「哇!」的一聲大 叫的探出頭來:「哈哈!一個人不是很無聊嘛!Hero可以來陪你玩喲!……哎?人怎麼不見了?」

奇怪的張望了一下,裡頭的原木小書櫃和做 成樹屋造型的拱頂小床空空如也,視線一轉,阿爾的目光停在忽然胖了一圈的橡樹上,剛剛沒看清楚,湊近之後才發現圓鼓鼓的樹幹上其實做了個樹洞狀的開孔,而 圓撐的洞裡現在正膨出個墨綠的弧狀。

居然躲進樹洞裡?他以為自己是兔子嗎?好笑的走上前,阿爾裝模作樣的敲敲軟軟的樹身:「叩叩叩、請問 這棵樹裡有人在嗎?」

橡樹抖了抖,傳來個悶悶不清的聲音:「走開、這個樹已經是屬於我的了,你自己找別棵樹去。」

忍住笑 出聲的衝動,阿爾索性開始用力左右搖晃綿軟的絨布橡樹:「別這樣嘛…快出來阿,H ERO想找這個樹洞裡的兔子先生玩攸☆!」

「嗚嗚…不 要搖了!住手啊!」孩子暈呼呼的從樹洞裡探出頭,碧綠眸子水汪汪的映在粉色臉頰上,嫩紅薄唇氣憤的緬著,不過除了這副倔強的可愛模樣,阿爾的注意力更被另 個特點引去了。

「噗哈哈!」完全不給面子的大笑出聲,阿爾惡質的戳戳孩子的眉間:「呼哈!好好笑的粗眉毛,難怪H ERO老遠就能看到你在皺眉頭和嘟嘴巴!」

用力拍開阿爾的手指,孩子摀著額頭氣鼓了一張粉臉,憤憤的大叫:「誰粗眉毛你全家都粗眉毛!我 剛剛才沒有嘟嘴!!」

「有歐,H ERO還有看到你一副快哭的樣子。」

「沒有沒有我才沒有!!就算哥哥都討厭我不要我、 我也絕對不會哭!!」男孩脹紅著臉,嘴裡嚷嚷說不會哭,眼角卻迅速濕潤了起來。

「果然是愛哭的小兔子攸,眼睛隨時都哭得紅紅的吧☆?」

沉 浸於逗弄男孩的有趣感,阿爾直到叩叩的腳步聲逼近到身旁才發現那女人不知何時走了進來。

「呵,先生您原來在這呀,我還想說怎麼人不見了 呢。」女人笑盈盈的望著兩人:「看來您跟亞瑟很投緣?喜歡的話可以把他帶回去喲!」

啊?什麼?H ERO沒有聽錯吧…啊!我知道了,她是在開玩笑!像是那種「不乖的話爸爸就把你賣掉攸」之類的嚇小孩笑話!

無視愣住的阿爾,女人靠到樹 洞旁把孩子抱起,露出職業性的微笑:「亞瑟可是相當罕見的英.格.蘭垂耳眉毛兔呢,垂耳眉兔一向只出沒在英.格.蘭的深林裡,擁有極高的智力,不但可以撫 慰飼主的情緒還可以帶來好運和好姻緣…」

「等等、你剛剛說他是什麼?」

「垂耳眉兔阿。」女人回答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輕輕掀開男孩的兜帽,眨著綠眸的臉龐邊赫然垂著一對金色的絨毛耳朵。

「咦咿咿咿?!」阿爾弗雷得目瞪口呆的盯著那對綿軟垂耳。

不 會吧?因為他帶著帽子H ERO之前還以為那兩塊是帽沿裝飾之類的…半信半疑的摸了摸,溫熱細緻的手感絕對不是任何人工造物所能仿出。

「阿, 對了!先生您要的地圖我畫好了。」想到阿爾的來這的目的,女人放下亞瑟後遞出一張紙條,交錯複雜的路線圖上細心標誌出各個路標。

「跟您解 釋一下,首先往前走五十公尺,您會看到一間咖啡店,右轉進咖啡店旁的巷子,之後看到五岔路口轉超商和鞋店中間那條路,接下來有個Y字型路口走左邊那條…」

接 下那張紙條後胡裡胡塗的被送到門口,親切的被指引出那個需要右轉的咖啡店招牌,阿爾認真的在某個丁字型路口研究著那張密密麻麻地圖時才忽然想到他忘了跟亞 瑟道別。



匆匆忙忙趕到速食店,及時趕上打工,阿爾快手快腳換上制服,拍拍臉頰迅速把心情轉換成打工狀態,但他還是覺得自 己滿腦子都是那個孩子…好吧,那隻兔子。

心不在焉的包裝著櫃台前一臉陰沉的粗眉客人點的大杯紅茶,阿爾恍神的想著兔子男孩悶悶不樂的側 臉。

為什麼他很哀傷的樣子?為什麼他明明沒有眼淚我卻覺得他在哭呢?為什麼我好想看到他笑出來的樣子呢?為什麼…Hero總覺那種表情有 點眼熟?

心神不寧接下換班後領班遞給他的兩個漢堡,隨手塞在背包裡,阿爾牽著車慢慢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漫不經心的瞄過街道上櫥窗的倒影, 他猛然停下了腳步。

我知道為什麼熟悉了,因為那是我在童年時看過無數次的倒影…一個孤單寂寞的孩子愣愣望著窗外,幻想著從未謀面的媽媽會 忽然出現,期盼著會有個甚麼人來帶自己離開,只是,希望自己可以不用繼續孤單下去。



用力的把踏板踩的嘎滋作響,捏著那張 手繪地圖飛快的延原路折回那家寵物店,阿爾推開門時有點上氣不接下氣。

聽到門把上的鈴聲,手頭上正在收著晴空繪布的女人轉過身,背後是一 堵粉白的空牆:「歡迎光臨…咦?這不是剛剛的先生?您還是沒找到第五大街嗎?」

「哈乎、那個、H ERO不是來問路的…」撐著膝蓋稍微整整氣息,阿爾深呼吸後站直了身體,筆直的平視女人的黑眸:「可以請你把亞瑟交給我嗎!」

「唉??」 女人瞬間一愣,阿爾見狀趕忙接著說:「呃、那個、不知道要付你多少錢…阿、H ERO身上可能沒那麼多現金,也沒有信用卡…不過H ERO可以幫你工作喲!看是要顧店面招待客人還是打掃店鋪或是抓貓抓狗之類的、什麼工作內容都完全沒有問題!」

「我肚子餓了。」放下手上 的天藍繪布,女人一臉哀怨的說。

「哎?」

「我說我現在餓死啦,一整個下午都在跑來跑去弄得我累慘了…」

恍 然大悟般的點點頭,阿爾摸索著自己的背包:「嘿、H ERO這裡有兩個漢堡喲!如果你不介意它有點冷掉的話就給妳吧!」遞出印著M字的紙袋,金髮小夥子爽朗的微笑。

「歐歐!真是感激阿!」開 心的接過,看到裡面的內容物似乎讓女人瞬間心情大好。「哈!是勁辣雞腿堡耶!我超愛這個的!」愉快一笑,女人瞇著眼說:「那我就拿亞瑟跟你交換漢堡好 了!」

「呃?!這…這樣不太好吧…」不是說亞瑟是超級珍貴的兔子嗎?!H ERO都已經做好要在這間鬼店被壓榨四年的心理準備了說…

「嗯、 的確有點不公平,因為你給我兩個漢堡卻只換到一隻兔子,二換一好像不太對,不然這樣好了,我再加送你一套衣服吧!你喜歡權霸天下組還是純情幻想組呢?」

「哈? 幻想組?那是什麼啊?」

「歐歐,我也比較喜歡純情幻想組呢,不列天裝可愛的不得了阿!」一副了解樣的點點頭,在阿爾錯愕之間,女人笑咪咪 的把不知何時抱出的金毛垂耳眉兔安在阿爾的懷裡,笑著叮嚀:「要按照裡面的飼育說明好好照顧亞瑟喲!」

不知所措的被送出店門,一手抱著亞 瑟一手掛著兩個小皮箱,阿爾愣愣的瞪著店招牌和緊閉的店門完完全全在狀況外。

這是怎麼回事?半買半相送嗎?

低下頭望望垂 耳兔圓睜著瞄向自己的綠眸,阿爾笑著摸摸懷中軟軟的金髮,然後小心翼翼的把亞瑟安在腳踏車的橫桿上。

確定小手有牢牢抓好把手,阿爾元氣滿 滿的跨上車,猛力的往踏板一踩:「走搂!亞瑟我們回家吧!」



後來,那張畫明了如何從五號大街到寵物店裡的紙條,在阿爾兵 荒馬亂的安置眉兔時不知被塞到那去了,之後阿爾幾次帶了漢堡想回去答謝,卻再也無法憑記憶在蛛網般的巷弄裡找到那家他和亞瑟初遇的小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