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09



其實買下房子沒多久後,亞瑟就有考慮過要不要把空房間分租,但是礙在上班忙碌的情況下也頂多 只是想想,沒有實際去登廣告或是貼傳單,既然阿爾自己主動問起,亞瑟沒考慮太久就乾脆的答應了。

基本上阿爾是放假無家可歸完全以宿舍為家 的小夥子,亞瑟本就估計他行李應該不少,所以特別給他準備了間大起居室,但阿爾的家當們之浩蕩完完全全超出亞瑟想像,一個又一個的紙箱裡不但有五花八門的 各式生活用品、亂七八糟的稀奇古怪手工藝品、還有用途不明的各式自製電器,來來回回搬了好幾趟後,阿爾成功在一個禮拜內塞爆了亞瑟清給他的房間。

目 瞪口呆的看著整整一屋子匪夷所思的種種雜物,深深感覺這樣的物品密度讓一個人類居住都很困難,更別說還要外加一隻兔子,因此亞瑟完全忽略了法蘭西斯的反對 (上帝阿,哥哥沒有理解錯吧?小亞瑟你不但把你那又新又漂亮的大房間用完全不合行情的低價租出去,現在居然還有買大送小的服務?難道暴虐紳士要洗心革面改 做慈善事業了嗎…小、小亞瑟你冷靜點先把手上的水果刀放下阿!!)主動提出再清個小房間給眉兔住的要求。

當然,這絕不是因為亞瑟有一點點 喜歡那個有趣的大學生想給他個方便,而是因為基於愛護動物的出發點,一隻可愛的兔子不該生活在如此惡劣的環境!

既然房東保證多個房間不會 加任何房租,開心接受好意的阿爾執行力果然驚人,和米犬相鄰的小房間裡迅速被放滿色彩異常繽紛的各式小傢俱,順便一提,這些號稱專為眉兔純手工打造的傢俱 們都有著令亞瑟無法理解的後現代主義造型。

正式搬進來的那天,阿爾雙手插腰站在客廳,得意洋洋的宣佈他要開一個「歡迎新房客」的小慶祝 Party!

聽到這句話的當下,亞瑟立刻想吐槽哪有人自己給自己開歡迎會?不過米犬一聽到這主意就兩眼發光跳了起來。

「Party!! 慶祝Party!!會不會有氣球?!會不會有爆米花?啊!我們可以買個大蛋糕!買變態大叔做的冰淇淋蛋糕!!」

「歐歐!上面這些點子真 好!Hero決定採納你的意見!」阿爾一臉笑容燦爛的對米犬比了個拇指:「OK!那H ERO現在來分配任務!小H ERO去弄爆米花,耳朵比較長的亞瑟去H ERO房間找之前用剩的氣球,比較可愛的亞瑟就負責去買蛋糕!!」

等等、耳朵比較長明顯是在說 兔子小朋友、那、那個比較可愛該不會是指…不對!這時候我不應該害羞應該要罵回去才對阿!!嗚、可惡、不要用那種亮晶晶的眼神盯著我,我會罵不出口拉!!

正 當亞瑟在做著小小的內心掙扎時,眉兔發問了:「既然我們都有事情做那阿爾要做甚麼?」

「好問題攸。」阿爾得意的點點頭,然後對著自己豎起 拇指:「身為H ERO,當然有重要任務!所以Hero現在要去威脅羅馬大叔做一個超好吃的大披薩,來賠償H ERO因他而遭受的精神損失!!好啦,現在各自帶開,大家執行任務去啦!」

錯失反駁的良機,轉念一想稍微熱鬧一下應該也無妨,亞瑟沒去攔 阻阿爾的行動,而是打了通電話命令法蘭西斯限時內做個蛋糕送來,然後就幫著眉兔用氣球們佈置起客廳。

派對遠比亞瑟所預想的熱鬧,因為成員 不只有自家的兩人兩寵,還加入了拿蛋糕過來(並免費附送精緻甜點若干)後就賴著不走的法蘭西斯、送披薩炸雞過來人也一起留下的瓦爾加斯兄弟以及負責載兩人 的司機、帶著自製壽司來道賀的本田菊、找弟弟找到亞瑟家來看到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就樂顛顛加入拼酒的基爾伯特、送基爾伯特因為遊戲輸了被懲罰強迫請客的十 人份中華炒麵過來發現菊也在就留下來一起玩的灣灣、還有不知何時替阿爾拿忘記搬來的課本過來的那個…呃、那個遠房表弟叫什麼來著了…馬力歐嗎?

一 群人吵吵鬧鬧到近十點才離開,有些疲累的亞瑟把凌亂的客廳略做整理,瞄了正在收拾著桌上杯盤的阿爾,亞瑟若有所思的說:「你應該早點跟我說你會叫這麼多人 來的…這樣我至少可以做點司康招待他們。」

背後瞬間的冒出一串冷汗,阿爾鎮定的抓起幾個飲料瓶塞進大垃圾袋:「亞瑟還是泡紅茶就好,思康 太麻煩了啦。」因為Hero可不太希望大家齊聚在醫院急診室開歡迎會。「而且H ERO也不知道會有那麼多人…哈哈!不過熱鬧一點不是也很好玩嘛!」

「看 來你的人緣還真好。」除了紅酒變態很無奈居然是自己引的來之外,一串人幾乎都是和阿爾有關係,比方說替羅馬大叔拿披薩過來的費裡西安諾之前教過阿爾捏陶, 碎碎念著:「費裡西安諾別玩了,不然送你回去之後我會來不及回家…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不會再次心軟讓你住我家!」的路得維希是阿爾系上助教。亞瑟忽然 想到自從離開老家後他再也沒有參加過這麼多人的聚會了。

「這是當然的瞜,大家的H ERO可是很受歡迎的☆!」把紙巾、塑膠袋等垃圾一股腦的打包進垃圾袋後拎到後門口,阿爾拍了拍手大聲的宣佈:「好啦,現在是歡迎會的第二階段,溫馨的家 庭影院時間!」

邊洗著碗盤邊看著阿爾和米犬兩個蹲在電視機前,樂不可支的挑著本田剛送的一大疊自燒DVD,亞瑟瞄瞄手錶皺起眉頭:「…現 在不早了耶,瓊斯同學你明天不用上學嗎?」

「沒關係啦,明天是十點的課,所以H ERO只要在三點前睡就非常OK啦!」

「亞 瑟來也一起看嘛!」米犬抬起頭,開心的朝亞瑟搖尾巴。

「我還要上班呢,你們自己去看吧…」簡單擦了擦手,亞瑟走進客廳略帶擔心的叮嚀著興 奮的米犬:「還有阿爾別看恐怖片,這樣你可是會睡不著的。」

「我才不會!阿爾可是超級勇敢的!」「就是說啊!H ERO對小H ERO有信心喲!」兩個傢伙一搭一唱看來興致越來越高。

「…先跟我說你們想看什麼片。」挑起一邊眉,亞瑟還是覺得先確認一下他會比較安 心。

隨手從一疊DVD裡抽出一片,阿爾瞄了一眼片名:「歐,我們要看《玉米田的小孩》[注]。」

《玉米田的小孩》嗎…應 該是溫馨感人的兒童勵志片吧?看著電視上開始出現製片公司的標誌,阿爾和米犬也一人抱著一桶爆米花開始聚精會神瞪著螢幕,亞瑟聳聳肩準備上樓去,眼角餘光 發現眉兔也跟了過來。

「你不和他們一起去看DVD?」

「才不要…阿爾看DVD的時候超吵的…」揉揉眼,有點朦朧的綠眸明 顯的是想睡了。

相偕上了樓互道晚安,亞瑟鑽進自己的被窩裡不一會就睡著了。



睡夢之間,亞瑟忽然覺得有個 人在輕輕搖著他的身體。

「亞瑟、亞瑟…你睡著了嗎…亞瑟…」

「嗯?」半睡半醒睜開眼,模糊不清的視線中先是出現一個深藍 抱枕,上頭露出半張臉,金色劉海下是對圓亮的天藍眼睛,髮間還有根顫顫抖動著的呆毛。

「…阿爾?不是叫你們別看恐怖片了…」下意識伸出 手,亞瑟安撫性的拍拍燦金的頭顱。

「才、才不恐怖呢,那種片才不會嚇到H ERO、所以H ERO是要來保護亞瑟的!哈哈,住這種傳說中的鬼屋一定很可怕對吧…所以亞瑟你家是真的不會鬧鬼的對吧、H ERO記得你有保證過對吧、亞…亞瑟?亞瑟!!嗚嗚、你別睡著!先跟H ERO說你家會不會鬧鬼阿!」

阿爾今天怎麼碎碎念個沒完…迷迷糊 糊的也沒去仔細聽阿爾在說些什麼,亞瑟半撐起身,捧著靠在床邊的腦袋然後輕輕在額頭上一吻,然後往床裡挪了挪,半掀開棉被拍拍身側空出的位置,柔聲的說: 「好乖好乖攸,阿爾別怕,來睡覺吧。」

阿爾似乎反常的猶豫了一下,當亞瑟雙眼瞇成一條線,意識不清的又快要睡著的時候才感覺有個暖呼呼的 東西鑽進自己的被窩裡。

反射動作的湊上前,亞瑟和平常一樣伸出手輕輕把阿爾的臉靠在自己胸前:「阿爾晚安攸。」

「…亞瑟 晚安。」聲音悶悶的從自己胸前響起,腰上一暖,亞瑟感覺到阿爾回抱住了自己。

閉著眼拉了拉棉被讓兩個人都好好裹在被子裡,還沒來的及細想 諸如:阿爾的頭好像變大了?阿爾的手什麼時候長到可以完全摟住自己的腰了?之類的細節,亞瑟的意識又逐漸被夢神所捕獲。



隔 天一大早亞瑟是被門外的爭執聲給吵醒的。

「你怎麼可以偷抱亞瑟!」

「耶?既然小H ERO昨晚去抱了H ERO的亞瑟,那你的亞瑟給H ERO抱一下也不會怎樣吧?」

「但是亞瑟的床上是阿爾的位置!」

「小H ERO不可以任性攸,要學習一下H ERO寬大的胸襟☆!想H ERO昨天半夜因為認真思考拯救地球的重大任務而輾轉難眠,決定保護世界和平要從保護可愛小兔子開始,所以帶著H ERO打擊邪惡的武器去找亞瑟,結果發現你死抱著H ERO的亞瑟不放,H ERO都非常有肚量的安靜關上門了,你幹嘛一大早就來吵H ERO睡覺?」

「因 為你不可以用臉搓我的亞瑟!你會害亞瑟睡不好!」

「小H ERO昨天還不是一直抓著亞瑟的耳朵,你也會害Hero的亞瑟睡不好阿。」

「嗚…」

「唉 呦,別這樣嘛,一人一個亞瑟是不很公平嗎?身為H ERO可是要尊重公平和正義呦☆!」

「那…那、那你不準睡我的位置!亞瑟的床只有阿爾 可以睡!」

「歐,這是合理的要求,H ERO接受☆!以後H ERO會記得把亞瑟搬到H ERO的床上睡。」

「…等一 下,這聽起來不太對。」

「對啦、對啦,Hero慢慢解釋給你聽攸…」

兩人的說話聲漸行漸遠,不過亞瑟已經被吵的完全失去 了睡意,瞄瞄時鐘時間也差不多了,索性揉揉眼起身開始梳洗。



整裝後走下樓,亞瑟有點意外的發現兩個小朋友已經在餐桌上坐 定,開始吃起早餐了。

「亞瑟先生,早安。」「亞瑟早安!」

「你們也早安…阿爾今天起的好早?」平常不是都還會在床上滾個 一陣子?好難得居然比我早起…

「因為我答應了要幫忙做早餐!阿爾是很守信用的!」米犬得意的揚起頭,小跑步上前拉著亞瑟到桌旁坐下。興沖 沖的開始介紹:「培根和火腿是阿爾煎的、吐司是亞瑟烤的、蛋是阿爾炒的、茶是亞瑟泡的喲!」

「真的很豐盛呢…阿爾謝謝攸。」摸摸阿爾的 頭,亞瑟看著眉兔向他點點頭:「真是謝謝你,看起來非常好吃歐。」

眉兔的耳朵抖了抖,害羞的眨著眼說:「我才應該謝謝您…謝謝收留了我 們。」

「呵,別這麼拘束嘛…」瞄了眼餐桌,亞瑟注意到早餐是三份而不是四份:「瓊斯同學不是起床了嗎?他已經吃完了?」

「阿 爾又去睡回籠覺了拉。」眉兔努努嘴:「不用理他,我晚點隨便弄個咖啡和麥片給他吃就好。」

點點頭,亞瑟忽然想起早上那難以理解的奇怪對 話:「阿爾,你一大早在和瓊斯同學吵什麼啊?」

「那才不是吵架!那是H ERO和H ERO之間的『H ERO協定』!」米犬一臉認真的反駁。

啊?什麼跟什麼啊?為什麼H ERO來H ERO去的?完全對米犬的發言理解不能,亞瑟決定不去深究何謂H ERO協定,轉而問候起他的小房客:「兔子先生昨晚睡的好嗎?」

「…床 很舒服。」想了想,眉兔決定避重就輕的回答這個親切的問題,因為他昨晚其實一夜不能安寧,而罪魁禍首現在還精神翼翼的坐在他對面吃早餐。



雖 然新床和新房間感覺有些生疏,但眉兔躺了一陣子後還是安詳的甜甜睡去,直到半夜一個龐然大物忽然撞在他身上把他整隻兔子嚇醒。

「亞瑟亞 瑟!那個鐮刀真的好可怕好可怕拉!嗚嗚!好可怕好可怕!」從耳朵到尾巴全身上下每根毛都在抖的米犬猛然竄進被窩,硬是把眉兔往床邊擠了好幾十公分。

「你 幹嗎忽然跑到我床上啦!這樣很討厭耶!」睡得好好莫名其妙被吵醒,眉兔生氣的就要把米犬往床下推。

發揮出肉食性掠食動物壓倒性的蠻力,米 犬死命的抱著眉兔不放:「亞瑟亞瑟陪我睡覺拉!」

面對著天敵的糾纏,屈居食物鏈下一層的眉兔只能憤怒的徒勞掙扎:「那你去找亞瑟先生 阿!」

「不行啦!亞瑟明天要上班不可以吵他!」

「我明天想要起來準備早餐,也要很早起啊!」

「早餐那種 小事阿爾可以幫你弄拉!!如果等一下房間又有鬼出來唱歌怎麼辦?」想到可怕的回憶,米犬發抖著把臉整個埋在眉兔軟綿綿的垂耳裡。

身體被手 腳並用纏的更緊,眉兔氣憤的猛踢身上那隻金毛八爪章魚:「鬼有什麼好可怕的,搞清楚你可是隻獵狗耶!不是有牙齒和爪子?有鬼出來你咬他不就好了!快放手 啦!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才不咬那種恐怖的東西!」

「那有狗只咬可愛的東西了?笨狗別太任性!」

「我 才不會只咬可愛的東西!」米犬一臉理直氣壯的說:「我還會咬好吃的東西,比方說亞瑟!」

唉?他是指亞瑟先生嗎?還是在說我?那倒底是可愛 還是好吃?所以他覺得我的耳朵很可愛還是很好吃?陷入奇怪的思考迴圈,眉兔的掙扎瞬間緩了下來。

判定獵物失去反抗意志,米犬稍稍鬆了手, 把兩個人調整成面對面的姿勢:「吶吶、亞瑟別睡嘛,我們來說話好不好?」

「不要,我要睡覺。」眉兔嘟起嘴用力闔上眼皮。哼、既然不能掙脫 那我閉上眼睛你總管不著吧。

「明天的早餐要做什麼呢?吃培根好不好?昨天新買了很棒的培根攸,蘭頓牌的培根最好吃了…哇哇、亞瑟好狡猾、 不準睡啦!」

「嗚!我醒著、我醒著所以不要在搖了!!」

至於「笨狗昨晚到底是哪時碎碎念到累的睡著?」眉兔那時已經昏昏 沉沉的完全沒有印象了。





[注] 玉米田的小孩: 美國80年代經典恐怖片。由著名恐怖大師史蒂芬‧金故事改編,講述玉米地裡的一股神秘力量控制小孩殺死鎮上大人的故事,經典畫面是麥田裡飛舞的鐮刀和血 光。因為很受歡迎所以不斷拍續集,每個續集都在突破上集的血腥恐怖之極限,直到2001已經出到第七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