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米英】幸福其實長著兔耳和犬尾-10




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半,地點是W大學學生餐廳,完全無視餐廳門口斗大的「禁帶 外食」標語,阿爾從背包裡拿出一團包在塑膠袋裡的不規則型物體,忽然若有所思的問:「吶、菊,有媽媽的感覺大慨是怎樣啊?」

「呃?」瞬間 一呆,坐在對面的本田菊捧著盤蕎麥麵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要是現在在場的是基爾伯特,基爾大爺絕對是毫不考慮直接了當開始抱怨自家老媽是 多麼囉嗦煩人,但現在被詢問的對象是說話婉轉又深思熟慮的菊,因此東方人腦中飛快的回憶起阿爾母失蹤父不詳的特殊家庭背景,再考量到阿爾說話很少經大腦的 性格,發現資訊不足無法判斷出:阿爾是在釋放出他需要心理輔導的求救訊號?或是這又是他一時腦子抽筋的突發謬論?所以菊慎重的反問:「這個…請問為什麼忽 然這樣問?」

打開塑膠袋包裝狠狠咬上一大口,現在滿口麵包屑嘴角還沾到一坨墨綠色的不明醬汁,阿爾口齒不清的說:「所謂的媽媽阿,是不是 早上會哇哇亂叫把人吵起來上學,明明食物做的超難吃還硬要塞個早餐給人帶著路上吃,然後叮嚀要記得早點回家吃飯,客廳太亂會碎碎念著打掃,就算用一樣的洗 衣機洗衣粉他洗完的衣服偏偏特別的香,然後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會親親額頭把人抱在暖呼呼被窩裡說『寶寶乖,來睡覺攸~』。」

「嗯…一般印象 中的母親形象大概是這樣吧。」不太確定阿爾的意思,菊回答的非常保守。

「果然阿…」恍然大悟般的神情,阿爾三兩口吃掉手上那賣相原先就不 怎樣、被壓了一個早上現在更是慘不忍睹的疑似三明治物體,忽然又抬起頭認真的問:「菊、你會不會偶爾想親你媽媽阿?」

「咦!!?咳、 咳、」差點被口中的麵條噎死,菊壓著自己的胸口老半天才回過氣來:「這…這個、基本上我們的民族性比較保守一點…平常、呃、應該說絕大部分是不會這麼做… 阿,不過聽說法國人見到久別的家人都會親個幾下,或者你可以問問法蘭西斯先生?」

「為了變態大叔好,H ERO不想跟他打交道攸!因為亞瑟警告過變態大叔要是再跟H ERO說一次話,說一個字揍十下,H ERO可是救國救民的英雄,讓大叔少被揍個幾下是H ERO份內該做的☆!」而且變態大叔老是用那種色瞇瞇的形容詞描述亞瑟,越聽火氣越旺,不用亞瑟來H ERO自己就很想扁他了。

「呃、是 這樣阿…」決定對別人的家務事(??)不予置評,菊謹慎的回答。

「對了,菊,H ERO能不能跟你借個遊戲!」

聽完友人 比手畫腳說明要的遊戲要求,菊疑惑的點點頭:「可以是可以…但阿爾你之前不是對這種類型的遊戲半點興趣都沒有?」根據他對阿爾的遊戲選擇觀察,這種不能爆 殭屍腦袋、不能俯衝超車甩尾又不能拯救世界的遊戲一向不合H ERO先生的胃口。

「沒辦法阿,H ERO需要迎合亞瑟的老人興趣嘛…」聳聳肩,阿爾臉上露出一抹彎彎的微笑。








「小 亞瑟你再跟哥哥說一次,你最近為什麼都這麼早回家?」

「就說了我‧要‧回‧去‧煮‧飯!紅酒混蛋你耳朵是跟你的腦子一樣廢了嗎?」回瞪了 法蘭西斯一眼,亞瑟不耐煩的收拾著換下的制服。

「阿阿,不行阿,哥哥還是覺的有聽到可怕的幻聽呢…」做出個掏耳朵的動作,法蘭西斯一臉難 以置信。

「他馬的你是對老子煮的飯有意見嗎?反正也不是給你吃的!」

「是是是,哥哥的胃腸無比感謝亞瑟女王陛下的憐憫, 讓它不用天天遭遇這樣的生化酷刑…嚇!!」敏捷的歪過身,法蘭西斯堪堪躲過了精準朝他臉上抽來的一鞭。

白皙雙腕間啪滋作響黑色皮帶危險的 一收一放,亞瑟狠笑著說:「法蘭西斯你是不是很久沒看到醫院的安琪拉小姐拉?我剛好大發慈悲讓你有個正當理由去和可愛小護士相處上把個月怎麼樣啊?」

「不 不不,小亞瑟的好意哥哥心領了,護士play看看夜勤病棟就夠,哥哥平常和藥房的莉娜妹妹聊聊天拿個VIP九折價就很滿足了!」連忙搖手以示清白,迅速閃 躲到遮蔽物後面的法蘭西斯語氣一頓,忽然認真了起來:「小亞瑟阿,哥哥還真覺得奇怪,那有人房東這樣當的?早上出門替房客留一份早餐、晚上早早回家給房客 做晚飯、幫房客洗內褲、照顧房客的寵物,這根本已經超乎『親切房東』的等級進階到『稱職好老婆』的範疇了吧?歐,而且小亞瑟還是家庭工作兩邊顧全、連帶小 孩都一點也不馬虎的超級職業婦女…哇啊!!」這次飛來的是被當作標槍射過來的掃把。

「該死的鬍渣變態為什麼好好的事情被你一說就會這麼猥 褻阿!你都不知道那小子吃的有多不健康,不是漢堡匹薩就是炸雞,現在年輕代謝好還無所謂,等老了哪天脂肪塞住心臟爆血管怎麼辦?當然要叫他吃的健康一 點!!而且洗衣機反正都是要加滿水,兩個人衣服一起洗直接省下一半水電,環保省錢一舉兩得哪裡不好了!?還有老子不是他媽!我才不會去洗他的星條旗內 褲!!」

「歐~~~小阿爾的內褲除了星條旗之外還有別的花樣嗎?」法蘭西斯瞇著眼,一臉壞笑的說。

「啊?還有漢堡和戰鬥 機的圖案…嗯、那件米老鼠的臉感覺有點歪我在想可能是盜版貨…他馬的!裸奔變態你關心人家大學生的內褲做什麼?你要從暴露狂升級到內褲小偷了嗎?可惡、老 子現在就閹了你替社會除害!」

「小亞瑟說話要憑良心阿~~~~明明就是你平常就有在注意,不然怎麼連人家的米老鼠不是正牌的都知道?你這 滿腦子工口的小傢伙,快老實的跟哥哥坦承你盯著小阿爾露在低腰牛仔褲外的內褲頭時都在想什麼阿~~」

「我沒有你那變態的興趣!那是因為一 起烘衣服的時候我總要把他的衣服挑出來拿給他吧!!難不成你覺得我給他好吃好住的目的是要脫他褲子嗎!?」

「歐歐,小亞瑟剛剛說出了了不 起的變態馴養宣言攸~~~那個以前蠢蠢的金毛蟲果然長大了,現在居然懂得這麼高段的光源氏計劃哥哥好欣慰阿~~~」自我沉浸於『吾家有女初長成爸爸好高 興』的詭異氣團中,法蘭西斯發現危險逼近身邊的時候想逃已經來不及了。

「法蘭西斯你喜歡哪種木材啊?檜木?柳杉?桃花心木?然後西裝給你 穿那件鐵灰色三件式怎麼樣?阿、照片就用你開業時在店門口拍的那張好了!放心吧,憑我們這麼久的交情這種細節我還是會尊重你的想法…」雙手刀光閃閃,映著 不良紳士的微笑顯得格外燦爛。

「哈哈、雖然小亞瑟即使黑了半張臉笑起來還是很可愛,但是你身後具現出的那個拿著刑具的惡魔麻煩送他回魔界 好嗎…這世界上還有很多需要哥哥的美人啊!!」

「歐,這樣阿…」放下手上的蛋糕刀,亞瑟點點頭,然後從身後的不明異次元空間摸出一對海盜 大砍刀:「那我換個工具,把你切碎一點讓她們一人分一塊做紀念好了。」

「嗚…親愛的小亞瑟、哥哥的遺願可不可以拜託你站在未亡人答禮席替 哥哥收禮金…嚇阿…那幫哥哥致個辭好了…嗚哇哇!!小亞瑟你有來送行哥哥就很高興請不要傷害哥哥美麗的臉蛋阿!!」









亞 瑟才剛一開門還沒來的及說聲我回來了,一團金燦燦的東西就準確無誤的撲進自己懷裡。

「亞瑟亞瑟!!!你看啦!!!!」米犬圓圓臉蛋紅通通 的,癟著一張嘴高舉著個小紙盒。

「阿爾怎麼啦?」狐疑的接過小紙盒,瞄了一眼亞瑟瞬間皺起眉頭:「阿爾,我不是說過了不可以天天吃冰淇淋 嗎?昨天你不是有答應過我後天才會吃掉這個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

「不是不是啦!」急的直搖頭,米犬淚眼汪汪的說:「阿爾很乖沒有吃掉! 我下午想確認我的冰淇淋在不在原位…真的只是要確認!阿爾沒有想要偷偷舔一口就好!然後冰淇淋就空空的被丟在垃圾桶裡了拉!嗚嗚、有人偷吃了阿爾的冰淇 淋!嗚哇哇、我那麼期待的巧克力冰淇淋!!」

「乖攸、阿爾你先別哭…」亞瑟努力安撫哇哇哭鬧著的米犬,眼角餘光發現眉兔也從餐廳走到了門 口。

有點手足無措湊上前,眉兔笨拙的拍拍米犬的頭:「笨狗你從下午鬧到現在你是鬧夠了沒阿…冰淇淋又不是多好吃的東西…就說了你如果真的 很餓的話,我可以烤思康給你吃阿…」

「那不一樣!阿爾明明都在上面寫名字了!為什麼還會被吃掉!」米犬氣呼呼的指著盒身上用黑色奇異筆大 大寫著的「阿爾」兩字。

「阿爾不哭歐,說不定這是妖精不小心吃掉的…」「哈哈!H ERO回來瞜☆!!」亞瑟聞聲轉過身,看見住了半年的房客拎著背包笑嘻嘻的站在身後。

「瓊斯同學?你不是下午有課嗎?今天怎麼這麼早回 來?」

「歐,因為下午的實驗課H ERO非常H ERO的瞬間接好所有的電路,拿著閃的和太陽一樣亮的發光二極體給助教看之後,H ERO就像個真正的H ERO一樣在全班崇拜的目光下提早下課啦☆!然後H ERO想到亞瑟說過今晚要摧殘冰箱裡的上等牛肉,所以趕快回家準備先用H ERO特製的Super☆hamburger拯救大家的腸胃!」

「可惡你就這麼不滿意我的烤牛小排嗎?把它變成漢堡絞肉才是對食材的侮辱 阿!而且吃太多你那雙層肥肉的漢堡我們大家全都會提早腦中風!」

完全無視亞瑟的不滿,阿爾歪著頭打量堵在門口的一群人:「所以你們是專門 聚在這裡準備迎接H ERO的嗎?」

「才不是呢…」米犬兀自氣鼓鼓的嘟著嘴。

眉兔瞄了瞄情緒不滿的金毛獵犬和一臉疑惑的 大學生,然後皺起眉頭輕拉剛回家的自家主人衣襬:「阿爾,你有看到冰箱裡的冰淇淋嗎?」

「嗯?是說巧克力口味的那個嗎?很好吃喲☆!難得 H ERO打工完回家,發現宵夜除了平常那難吃的英式三明治外,冰箱裡居然還有冰淇淋!H ERO昨晚超級感動的說☆!」阿爾一臉幸福樣的點點頭。

「哇! 是你偷吃了我的冰淇淋!」氣憤的指著盒上的黑字,米犬氣勢洶洶的瞪著冰淇淋小偷的鼻頭:「阿爾明明就有寫名字了!那是我的冰淇淋!」

「歐,H ERO有看到阿,冰箱居然有個寫了H ERO名字的冰淇淋,一定是要給H ERO的!所以H ERO就感動的吃掉它摟。」得意的指指自己,阿爾弗雷德‧AKY‧瓊斯笑的非常燦爛。

「你、你…」詞窮的不知該怎麼反駁只能氣嘟嘟的瞪著 眼,米犬忽然一個蹬步往眉兔的方向猛抱,接著順勢把嚇了一大跳的兔子給摟著,兩隻動物一起撲進蹲低身的亞瑟懷裡,然後非常具技術性的把臉埋在一個巧妙的角 度,黃金獵犬左頰抵著絨絨垂耳,右臉靠在筆挺襯衫上,撒嬌般左右磨蹭了起來:「嗚…嗚…亞瑟亞瑟你們看那個討厭的胖子都欺負我!」

「嗚 阿!H ERO才不胖只是比較結實!還有小H ERO你的行為實在太過分了!這嚴重違背了H ERO協約第一條!這麼做太不H ERO啦!」

繼 續把臉頰埋在兩個亞瑟之間,米犬的聲音有點模糊不清:「…賠我一桶巧克力冰淇淋、要家庭號的。」

「等等,這種加碼太過分了,H ERO要求公平交易!」

「亞瑟亞瑟~~~那個胖子還在欺負我拉~~~」米犬再度在亞瑟懷裡翻滾起來,手上還緊緊抱著眉兔。

「笨 狗你快放開我!」眉兔紅著臉徒勞掙扎,順便氣憤的瞪了自家主人一眼。

「阿爾乖,我再買個新的冰淇淋給你好不好?」亞瑟柔聲哄著哭鬧中的米 犬,然後給了自家房客一個不太贊同的眼神。

嗚阿阿!H ERO絕對不會屈就於兩個亞瑟的目光壓力之下!也不會覺得可惡這樣真好H ERO也想同時抱兩個亞瑟!!「…一盒冰淇淋外加一隻雪糕!這是H ERO的底線了,再不就範H ERO就要訴諸武力拉!」

「好吧,成 交。」瞬間鬆了手,米犬轉過身,臉上一點也看不出剛剛還在大肆哭鬧的痕跡,然後神情肅穆的伸出右手,豎起短短的拇指:「這是H ERO和H ERO之間的協議,時限在三天以內。」

同樣表情凝重的豎起右手拇指,阿爾語氣莊重的彷彿再作總統就職宣示般的重複:「這是H ERO和H ERO之間的短期協約,實行時限是三天。」

一人一犬就這樣嚴肅的對看了三秒,點點頭,然後同時放下手,一前一後走進屋去。

「… 他們到底在幹嗎?」完全在狀況外,亞瑟依然維持著半跪的姿勢。

「別問我,我不懂狗或是脂肪的思考模式。」皺起眉頭用手順著耳朵上被搓亂的 毛,眉兔無奈的回答。

<附錄>
H ERO和H ERO之間的H ERO協議
第一條:亞瑟要公平分配。


忽 然發現哥哥真夠可憐的,凡出場必在一千字之內遭遇到死亡威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