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2 願望

阿爾弗雷從小就深知一個道理,一個無憂無慮在父母百分之百的關愛下長大的的孩子或許不會懂的道理,那就是:想要的,就得自己去爭取。

 

這個不過是孩子氣的獨占欲?這種解讀或許過於偏頗的把所有孩子都當作天使,因為對從小就和弟弟一起被丟棄在教會孤兒院的門口的阿爾而言,眾多孩子的群體生活就是弱肉強食,就是考驗著如何從眾多和他一樣分享著稀少資源的小手中,爭取比別人大的一份。

 

想要多一份甜點?那就要好好背熟修女教的禱文。

想要玩少的可憐的玩具?直接揍扁所有想來搶的傢伙最快。

想要多一點的關心和讚美?笑容滿面的孩子隨處都會有人喜歡。

 

那,想要一個只屬於自己的親人呢?阿爾的腦海中第一次閃過這句話時,他正百無聊賴的和其他的孩子們一起參觀流浪動物之家,不滿的瞄著和一頭米色拉布拉多犬玩的開心的馬修,滿心的厭惡。

 

這些動物都一樣,都是沒有人要的傢伙,只能日復一日待在狹小的籠子裡和所有的狗搶食,所以阿爾弗雷德也是狗,一隻從小被丟了的流浪狗。

 

自憐自艾的不悅情緒瞬間攀升,阿爾賭氣的踢著石子,索性繞過犬舍和孩子們,獨自跑到了牆角。

 

討厭!討厭!討厭!我討厭和要切成十四等分的蛋糕!我討厭修修改改的舊衣服!我討厭晚上一直會被房間裡的打呼和夢話吵起來!我討厭修女的眼光不能一直留在我身上!

 

忿忿的用力踐踏牆邊的雜草,一個重心不穩,個頭小小的孩子狠狠摔了個跟斗。

 

強忍著疼痛爬起身,只覺得膝蓋狠狠的鈍痛,阿爾小心翼翼捲起自己的褲管,白嫩的腳上是塊斗大的紅腫。愣愣盯著自己做疼的傷處,憤怒不平的情緒瞬間全化作難過的眼淚。

 

我想要自己一個人吃的蛋糕,我想要只屬於我的新衣服,我想要自己的床和房間,我想要…一個會一直注視我的人、一個只注視我一個人就好、眼裡沒有其他人的人…

 

「小朋友,怎麼了?跌倒了嗎…有沒有那裏會痛?」阿爾感覺自己髒兮兮的手被從眼角挪開,一雙綠色的眼眸溫柔的望著他。

 

男人拿出一條手帕,輕輕擦拭著阿爾紅腫的眼睛和撲了灰的臉頰,微笑著說:「別哭啦,男孩子不可以因為跌倒就哭花了臉憂。」

 

平時阿爾會大聲的反駁他從來不會因為跌倒這種小事而哭,但這時他只是出神的端詳著眼前溫暖的笑臉。

 

八歲的孩子還對美醜沒有明確概念的年紀,但是阿爾已經可以敏銳的捕捉到那臉龐上滿滿的關心。

 

好溫暖的笑容…好…想要…

 

「你和家人一起來選狗狗嗎?怎麼自己跑到這裡來了呢?」男人柔聲的問。

 

「…阿爾…沒有家人悠。」眨著清澈的水藍眼眸,阿爾弗雷德滿臉天真無邪的說。

 

「咦?」男人的表情訝異的蹙起眉。

 

「修女說我們聖約翰教會附設孤兒院裡的小孩,都是上帝的孩子,所以…是沒有自己的家人的。」淺淺的,阿爾露出帶點落寞的微笑。

 

「…原來是這樣的阿…」

 

「阿爾!你不要每次都忽然不見啦!」馬修跌跌撞撞的身影慢慢從犬舍的方向靠近,有著和阿爾相似面容的孩子跑到自己哥哥身旁,擔心的彎低了身。「阿爾你怎麼了…」

 

「馬修我沒事啦。」托著馬修的肩膀站起身,阿爾望向兀自蹲在一旁的男子,笑著說:「抱歉沒跟大哥哥自我介紹…我是阿爾弗雷德,這是我弟弟的馬修…恩,不過也說不定他是我哥哥或者我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總之我們是被包在同一條毯子裡放在修道院門口的。」漾出帶點俏皮的笑容,阿爾親暱的拉著自己的兄弟。

 

「阿…大哥哥你好。」被阿爾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有點不知所措,馬修靦腆的向男子打了招呼後就害羞的低下頭絞著自己的衣角。

 

湊上前,男子輕撫著兩人的頭:「很高興認識你們悠,我是亞瑟‧柯克蘭…對了,我們一起在這裡逛逛,看看這些狗狗好不好啊?」

 

「恩,好啊!」迅速的答應,阿爾有些一拐一拐的跑上前握著亞瑟的手。

 

亞瑟的手好溫暖…稍稍用點力握緊,阿爾有些著迷的感受著手心裡的熱度。

 

亞瑟,亞瑟…你可以,成為我的家人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