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頭與愛妃的腐王朝

關於部落格
一腐天下無難事
  • 22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法英】紅茶

 

整日沒有停過的雨到了深夜仍然沒有半點即將轉小的跡象,金髮青年端著瓷杯,心不在焉的啜飲著杯中已經完全冷卻的紅茶。那個混帳王八蛋既然到現在還不見人影,大概今天是不會過來了吧?微微的皺起有點過粗的眉毛,青年轉過頭不再望向窗外,而是將注意力拉回手中的文件,卻還是怎樣都定不下心來閱讀內容。

好煩躁。

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煩些什麼。

工作了一整個晚上卻沒什麼進展,青年扔下快被自己捏爛的文件,走到廚房去沖洗杯子。唏唏嘩嘩的水聲和窗外的雨聲混合成一種單調的頻率,讓人思緒也跟著渙散了起來

「亞瑟小亞瑟….

他一定是太累了才會產生幻聽可惡的鬍渣笨蛋,連在幻覺裡聲音都可以像在勾引人一樣的噁心

流理台前的窗戶被敲打出了扣扣扣的聲音,他抬頭看向屋外……

一個長髮散在肩上的模糊人影,透過窗戶上的水流痕跡晃動著。

「是誰!?」亞瑟吃了一驚,大聲的問。

「小亞瑟,是我啦,法蘭西斯,開門讓哥哥我進去阿。」

Damn it!你!F*CK!你要嚇死我阿混帳!!」,青年生氣的大吼。

「唉先讓哥哥我進屋再說吧」窗外那人說道,「雨似乎越下越大啦」



 

 

Merci.這種天氣還是該待在室內啊。」法蘭西斯收起了傘,站在屋簷下抖去了傘上的水珠。

「你搞什麼?正門不走,繞到廚房外去嚇人。」亞瑟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不高興的說。

「門鈴壞了,哥哥我等了好久都沒人理啊。」一臉的悲壯,法蘭西斯跨進了門內。

「真的壞了?」亞瑟探頭望了望屋外,「不過那也是活該,誰叫你三更半夜才來別人家。」

「你不也還醒著嗎?」法蘭西斯一臉壞笑的偏頭看著「怎麼,在等哥哥我?」

「誰會等你啊!笨蛋!」亞瑟瞬間漲紅了臉大罵,「我只是工作得比較晚罷了!」

「是是是,大家都知道英//人都是工作狂嘛。」

哼了一聲,亞瑟決定忽略這顯而易見的批評,以免自己無法按奈住再把這滿臉笑意的法//人扔出屋外的想法,並用力甩上門。

「今天怎麼這麼晚?」

「哥哥剛從飛機下來啊,小阿爾家的宴會可熱鬧了,亞瑟沒去真可惜」

一陣沉默,亞瑟僵了一下,卻沒有多說什麼

「哥哥看到了喔,那套你送的西裝設計得還不錯,不過當然比不上哥哥送的禮物就是了。」

煩。這個混帳就不能別提那件事嗎?「….你到底來做什麼的?」

「咦?小亞瑟不知道嗎?哥哥是來安慰你的阿」

「我有什麼事需要你安慰。」亞瑟偏過頭,倔強的說。

「這樣哪原來小亞瑟已經不需要哥哥了嗎?哥哥好傷心嗚嗚嗚嗚嗚嗚」

………..」這鬍渣假哭起來每次都這麼噁心,亞瑟想。

「真無情哪小亞瑟完全沒有要安慰哥哥的意思嗎,那哥哥只好自己動手尋求安慰囉。」話還沒說完,法蘭西斯已經動作迅速的拉過身邊的粗眉青年,深深的吻了下去。

媽的這個死色情狂,強吻算什麼安慰手段?亞瑟恨恨的想,用力的嘗試推開法蘭西斯雙手的禁錮,卻只得到更緊密的擁抱。像這樣被熟悉的淡淡古龍水味包圍著,有些強硬卻又溫柔的吻著,亞瑟覺得纏繞著自己好幾天的煩躁感似乎已經消失了。他慢慢的,有點不甘願的放鬆了本來抗拒的手,環上對方的頸後。


 

 

這似乎已經成了一種慣例,每年在接近七月時就會收到曾經的弟弟寄來的邀請卡,然後被自己當場扔進垃圾桶,卻可悲的無法拋卻那人仍是個孩子時的習慣,照護對方的習慣。

而寄去的禮物,從來就沒看到對方拿出來用過。

倒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哥哥,現在的死對頭,每年每年,都會在參加過生日宴會後繞來自己這邊,看似無意的透露一些消息,像是知道自己問不出口的掛念,又或者只不過是對於幫助那孩子獨立後的一點懺悔?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想把身邊那個緊緊死黏住自己的人狠狠的踢下床,以報復昨晚和這麼多年來那些半真半假的戲弄。

如果不是腰部傳來一陣陣不容忽略的酸痛,而且那比較早醒的男人正沖著自己笑的一臉猥褻,迫使自己忍不住想採用更凶暴的手段的話。

 

「好!痛!!!!!!」法蘭西斯捂住臉上剛被狠狠揍了一拳的地方哀號著「你在做什麼哪?哥哥美麗的臉….這天生的藝術品要是有點損傷的話全世界的少女都會哭泣的啊….

「誰讓你要離我這麼近。」亞瑟淡淡的說,心裡的不平衡在揮拳發洩後稍稍減輕了一點。「還不快去做早餐?」

「小亞瑟,餓啦?也難怪,昨晚太累了嘛

……想死嗎?」

「阿哈哈哈,哥哥這就去做早餐,小亞瑟等等喔。」

 

不是敵人,不是朋友,卻也不是情人,就只是天生的對頭吧?每年七月總會來住些日子,才離開的對頭。

隔著英///峽互相遙望,從很久以前就在那裡,不曾離去過。

 




 

「哪,小亞瑟,哥哥今天要回國了。」

「快點回去啊從一開始就沒人叫你來,還死皮賴臉的待那麼多天。」

「唉,真冷淡哪小亞瑟,明明昨晚還很熱情的阿

「去死吧你!垃圾!!!」

「痛痛痛!好痛!別打了別打了!」

「哼」

「小亞瑟,你沒什麼話要對哥哥說嗎?」

「沒有。」

…………………….

「等等…….

「嗯?」

「這個提早給你省點郵票錢,生….生日快樂。」

………..什麼嘛,送小阿爾高級西裝,送哥哥卻是只是一盒茶葉嗎?」

「這可是頂級的皇家紅茶茶葉,不要的話還我。」

「哥哥沒有不要阿,只是覺得好像不大夠呢,應該再來個法式熱吻之類的

「滾!」

 

 




 

 

「好累終於結..」法蘭西斯一進門就倒進沙發裡,幾乎沒有力氣再爬起來。「不過就是個每年都要過一遍的日子阿有必要每年都那麼多前置作業搞的那麼盛大嗎?忙翻了雖然很多人幫哥哥慶祝是件好事…….

法蘭西斯靜靜的躺在沙發上,想起已經好幾天沒見面的對岸那冤家眉毛,雖然已經收過禮物了,但生日當天,居然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嗎

茶葉,到現在還沒開封呢

「好,來泡點茶提提神吧。」

法蘭西斯放上水壺扭開了瓦斯,然後拿起茶匙,準備量取適當的茶葉時,卻似乎在褐色的茶葉中,看到了什麼發光的東西。

他好奇的用茶匙撥開了上頭的茶葉,然後,看見茶葉中埋著的禮物,閃著耀眼的銀色光澤。

用茶匙挑起那個特意被藏起來的禮物放在手心,法蘭西斯輕輕的笑了。

 




 

亞瑟走進聯合國會議廳時,眼神掃了一圈,卻沒看到那個人。

混帳鬍渣從那天回國之後就沒有聯絡過了,到底有沒有發現自己送的東西阿?如果發現了,依那傢伙的個性,不是應該會打個電話或是直接奔到自己家門前,用那醇厚的磁性嗓音對自己耳語或是毛手毛腳,擺著道謝的名號卻行性騷擾之實嗎?

一定是回去後就把自己送的禮物隨便扔到一旁,開紅酒去慶祝自己的國//日,然後就完全忘記茶葉的存在了。

這死變態王八蛋!亞瑟越想越氣,沒有進去找座位,反而轉頭便走出了會議室,想在會議正式開始前為自己買杯紅茶來沈澱一下心情,卻在轉角後看到了穿的一身休閒拉風的法//人,不像是要來開會反倒像是要上伸展台一樣,深藍色剪裁得宜的襯衫搭上白色長褲,更引人注目的是那條暗紅色的領帶上,別著鑲上紫藍色寶石的銀色領帶夾,襯上那對深邃的堇藍色眸子及淡淡的笑顏,閃耀出令人移不開目光的風采


 

「呵,小亞瑟,早啊,看哥哥看呆了嗎?」法蘭西斯微笑著,主動打了招呼。

「才才沒有!」亞瑟紅了臉,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居然一直盯著對方不放,趕緊移開了視線。「我只是只是被突然冒出來的大型垃圾嚇到而已!」

法蘭西斯看著紅了臉,眼神在地上游移的亞瑟,不禁笑了,這孩子真是不坦率,但也就是這點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